往期回顾
俄罗斯人为什么爱文学详 情

“俄罗斯人为什么爱文学”?著名翻译家、首都师范大学外国语学院教授刘文飞做客中国作家网“文学直播间”,深度解析“俄罗斯人为什么爱文学”,讲述俄国人文化中的“文学中心主义”现象,透视“文学崇拜”对俄罗斯民族性格和当下社会的影响。

  • 公告
  • 大家聊
  • 主持人

    中奖名单已经产生,请大家关注图文信息。

    主持人

    各位网友不要走开,我们正在进行抽奖,获奖名单将稍后公布。

    主持人

    提问环节后我们还有抽奖环节,奖品丰厚,是由刘老师亲笔签名的译著,机会难得,欢迎您参与!

    主持人

    本次直播设有抽奖环节,奖品是刘文飞老师亲笔签名的译著,机会难得,欢迎大家积极参与,祝好运。

    主持人

    老师的分享结束后我们还设有提问环节,欢迎网友就感兴趣的话题踊跃提问。

    主持人

    各位网友大家好!我们的直播即将在15:00开始,欢迎您收看。

    • 133****9300 :15:00
      期待

    • 133****9300 :15:00
      可以收看了。

    • 183****1776 :15:05
      普希金

    • 159****5316 :15:06
      没多少人啊?

    • 183****1776 :15:06
      故居

    • 183****1776 :15:07
      托尔斯泰

    • 183****1776 :15:07
      崇拜

    • 177****9321 :15:07
      《钢铁是怎样炼成的》是前苏联作家尼古拉·奥斯特洛夫斯基所著的一部长篇小说,于1933年写成。

    • 150****1374 :15:12
      听讲座,受教益。

    • 136****3431 :15:15
      【礼品】【礼品】【礼品】

    • 150****7541 :15:20
      老师好

    • 151****8521 :15:22
      求老师讲一讲纳博科夫啊

    • 主持人 回复 138****9730 : 14:47
      是的,我们有阅读关注俄罗斯文学的传统

      138****9730 :
      俄罗斯文学中国人熟悉,可惜现在翻译的少了。

    • 主持人 回复 158****7099 : 15:07
      非常感谢您的关注

      158****7099 :
      教授您好,我是首都师范大学文学院的毕业生,对外国文学、比较文学很感兴趣,遗憾当年没有开设比较文学专业,特来听您讲讲俄罗斯人的俄罗斯文学。

    • 主持人 回复 153****7825 : 15:08
      谢谢您的关注,稍后文学直播间还有更多有趣策划,欢迎关注

      153****7825 :
      谢谢中国作家网,谢谢刘文飞老师!

    • 156****8626 :15:25
      非常喜欢俄罗斯文学,敢写中国作家网的直播节目

    • 主持人 回复 138****4192 : 15:25
      可能网速问题,您再耐心刷一下试试

      138****4192 :
      好卡

    • 主持人 回复 150****1374 : 15:27
      谢谢您的关注和参与,稍后还有更多精彩策划,值得期待。

      150****1374 :
      刘老师的讲座平易近人,很有风范。感谢中国作家网给了我们这个机会,也感谢管理员老师发信息通知我,谢谢!

    • 主持人 回复 139****0778 : 15:27
      刘老师的分享结束后设有提问环节,欢迎您提问关注。

      139****0778 :
      能否请老师讲一讲俄文学对中国作家创作的影响?

    • 主持人 回复 139****4480 : 15:25
      热情的同学,谢谢你关注

      139****4480 :
      我请假了听课,能听到如此高大尚的课真幸福

    • 主持人 回复 182****2081 : 15:20
      稍后设有提问环节,欢迎参与关注

      182****2081 :
      《大尉女儿》中的文学形象普加乔夫,反映了天才作家普希金怎样的创作意图?

    • 主持人 回复 158****7099 : 15:20
      您是俄罗斯文学粉丝:)

      158****7099 :
      在下还参加过唳天剧社改编契诃夫作品的话剧表演【愉快】

    • 主持人 回复 136****8410 : 15:18
      哈哈帅得很瞩目:)

      136****8410 :
      刘老师好帅!

    • 主持人 回复 156****1742 : 15:19
      同感:)

      156****1742 :
      文学气息浓厚渗透到日常生活里精神境界很饱满啊

    • 主持人 回复 137****5269 : 15:19
      民族性格是多面的,通过今天的分享,期待与大家共同读懂一部分的俄罗斯民族:)

      137****5269 :
      从电视里看,俄罗斯人,尤其是男性,都很严肃,有些激进,甚至有些暴躁,俄罗斯人那么喜欢文学,内心不是比较柔软一些的吗?但俄罗斯人,看上去,好像还是比较刚烈。

    • 主持人 回复 157****7907 : 15:24
      沉静厚重的力量

      157****7907 :
      好喜欢俄国文学给人精神的力量

    • 主持人 回复 150****1374 : 15:08
      感谢您收看,欢迎继续关注文学直播间,更多精彩更多期待。

      150****1374 :
      第一次听刘老师的讲座,很高兴。感谢中国作家网给我们提供这么好的机会。

    • 主持人 回复 159****5316 : 15:11
      还有很多小伙伴一起听:)

      159****5316 :
      除了我,还有人么

    • 主持人 回复 151****8521 : 15:17
      经典

      151****8521 :
      普希金:假如生活欺骗了你,不要悲伤!

    • 主持人 回复 130****2838 : 15:04
      祝愿有一天梦想成真

      130****2838 :
      好想去俄罗斯

    • 主持人 回复 188****3900 : 15:06
      您可以慢慢听今天的分享,相信能有答案:)

      188****3900 :
      依照老师的分析,那是不是意味着俄国人的文学氛围非常浓厚呢?

    • 主持人 回复 156****8626 : 15:27
      稍后设有提问环节,欢迎与老师探讨您感兴趣的问题

      156****8626 :
      普希金的诗歌市俄罗斯文学的开创者,评价很高,读起来有隔膜感,也没觉得特别好,是民族习惯风格不同,还是翻译的原因?

    • 157****7907 :15:28
      希望老师讲讲俄罗斯的流亡作家【愉快】

    • 156****9005 :15:34
      可以聊一聊童道明和契科夫吗

    • 151****8521 :15:36
      俄罗斯男性多叫“夫”“斯基”,女性多叫“娃”,很有意思啊

    • 主持人 回复 150****1374 : 15:36
      这个可以有,欢迎您关注文学直播间:)

      150****1374 :
      请刘老师有机会给我们谈谈俄国文学与中国文学之间的比较就好了?

    • 177****9321 :15:41
      文学为他们挣足了面子

    • 主持人 回复 156****9005 : 15:42
      怀念先生,精神不朽。

      156****9005 :
      提问环节可以聊一聊童道明和契科夫吗,童先生今天离世了,先生千古

    • 主持人 回复 137****7282 : 15:45
      感谢您关注和参与,今后还有更多精彩内容,欢迎您继续关注文学直播间:)

      137****7282 :
      我是北京外国语大学的一名博士生,很感谢中国作家网为我们请来了俄罗斯文学研究专家刘教授,讲座内涵丰富,刘老师语言凝练简洁,受益匪浅。

    • 主持人 回复 156****8626 : 15:46
      经典给世人以启迪,这是文学的力量。

      156****8626 :
      苏联时期的文学,很多是世界文学宝库的经典之作

    • 主持人 回复 132****0503 : 15:46
      民族性格是多面的,我们今天就是从文学的角度解读俄罗斯民族,感谢您关注

      132****0503 :
      俄罗斯又称战斗的民族,和文学有冲突吗?

    • 151****8521 :15:48
      俄国文学对鲁迅影响不小,对中国现代文学影响也很大。刘老师可以谈谈俄国文学对中国“五四”那一批现代作家的影响。

    • 137****4507 :15:48
      库里宾:“艺术的诗即艺术的理论”

    • 136****8219 :15:49
      主持人您好:能否请刘老师讲一下陀思妥耶夫斯基和他的作品吗?谢谢!

    • 155****9151 :15:49
      终于听到了刘文飞老师的讲座

    • 主持人 回复 137****6656 : 15:49
      谢谢您的问题,请关注分享后刘老师回答网友提问的环节。

      137****6656 :
      我是一名中文系学生,目前有跨专业就读俄罗斯文学专业的意向,对陀氏及其作品中包含的厚重和深刻很喜欢,同时,在俄国本土和在中国,对陀氏的研究深度和方向大概有一些不同,那么我想向老师提问,目前学界对陀氏的研究已经达到怎样的深度了呢?

    • 177****9321 :15:50
      美就是文学,文学是教科书。

    • 189****0607 :15:50
      文学是生活的教科书

    • 156****8626 :15:52
      经典给世人以启迪,这是文学的力量。说的很对,感谢主持人回复。

    • 136****8219 :15:52
      主持人您好:请刘老师讲下俄国文学的特殊性吗?还有怎样发现作品独特性?

    • 199****0069 :15:53
      民族的文学就是世界的文学。俄罗斯人对文学的贡献很大。

    • 151****8521 :15:55
      刘老师不愧是专家,知道好多啊!作家、作品名信手捏来,脱口而出,佩服!

    • 主持人 回复 151****8521 : 15:49
      谢谢您的鼓励,直播间会一直努力给您更好的体验

      151****8521 :
      中国作家网直播视频文学课程很精彩,收获很多!感谢!希望一直直播下去!

    • 主持人 回复 150****1374 : 15:50
      文学正是生活的一部分

      150****1374 :
      文学是俄国人的精神家园,离开文学的俄国人都不会知道怎么生活了,文学被生活化了。这可是大好事。

    • 主持人 回复 156****2103 : 15:50
      今天,我们距离美好很近很近:)

      156****2103 :
      文学让生活更美好,接近文学就无限趋近美好

    • 主持人 回复 137****4507 : 15:51
      谢谢您关注

      137****4507 :
      在世界文学史上,19世纪俄罗斯文学辉煌~谢谢刘老师的分享

    • 151****8521 :15:56
      当下俄国文学似乎没落了?

    • 151****7954 :15:58
      刘老师讲的真好

    • 主持人 回复 158****7099 : 16:00
      文学有文学的责任和担当,这也是她独立于世的意义所在

      158****7099 :
      非常可惜,严肃文学总是会被畅销的通俗文学“取代”,俄国也好,我国也好,基本都在夹缝中生存。虽然这是大势所趋,但我们文学工作者决不可轻易妥协,道德的文学和娱乐的文学。

    • 136****8219 :16:01
      请问主持人:生活文学化,应该怎样理解?谢谢!

    • 主持人 回复 189****0607 : 15:59
      感谢您关注,直播间还将有更多精彩策划,敬请期待

      189****0607 :
      第一次了解俄国文学,刘老师分析的很深入,引人入胜。

    • 137****5269 :16:02
      真是,严肃文学的衰落,我觉得这是一个共同的问题。

    • 151****8521 :16:03
      刘老师知识渊博,条理清晰,逻辑严密,观点通俗易懂,又有代表性,启发人心,表达又流畅。精彩!

    • 主持人 回复 199****0069 : 16:02
      事物发展都有他的高峰和低谷,这是自然规律,文学发展亦如是。

      199****0069 :
      文学在现在的俄罗斯萎靡不振,有名气的作家和有影响的作品在哪里?文学兴旺,人民的幸福指数就高。俄罗斯应当振兴网络文学。

    • 主持人 回复 137****7793 : 16:05
      谢谢您的关注,共同期待文学更美好更光明的未来。

      137****7793 :
      感谢刘老师的分享,帮助我们清楚的了解了俄国文学的发展史,期待俄国文学达到又一次新的高度!

    • 137****5269 :16:06
      谢谢刘老师的讲座,讲座很亲和,听了很受益。

    • 156****8626 :16:07
      真正好的文学作品不应该是喧嚣。作品的好坏还是读者和时间说了算。

    • 133****9300 :16:07
      刘老师引领我们走进了一个文学社区。

    • 133****9300 :16:08
      谢谢老师。

    • 132****0503 :16:08
      谢谢刘老师给我们上课

    • 136****3431 :16:09
      【礼品】

    • 130****8939 :16:09
      非常喜欢普希金的诗,感谢刘老师的分享!

    • 151****8521 :16:09
      普希金是俄国诗歌的太阳啊

    • 188****3900 :16:10
      刘老师,你好。我想请教一下,你认为俄罗斯文学中,最值得我们去品读的是诗歌,还是短篇小说呢?

    • 133****7560 :16:10
      刘老师的课,我需要好好思考。

    • 185****0375 :16:10
      请问刘老师,在当代俄罗斯,文学是变得更纯粹了,还是被赋予了更多非文学的属性呢?

    • 189****9212 :16:11
      刘老师知识渊博,让人陶醉,在俄罗斯文学苑里徜徉,尊崇,致谢!

    • 137****7282 :16:11
      刘老师您好!我是一名在读的俄罗斯文学博士,最近几年关注国内各大学术论坛,发现大家关注焦点大多都在20世纪文学,尤其后现代文学,这是否意味着整个国内学术界研究对19世纪俄国文学的兴趣已经大不如从前了呢?

    • 136****8219 :16:11
      感谢中国作家网提供这样学习和欣赏的平台!

    • 主持人 回复 152****8836 : 16:10
      可以回看:)

      152****8836 :
      可回看吗

    • 主持人 回复 150****7541 : 16:06
      您好,您可以收看回放,精彩不错过

      150****7541 :
      老师好!来晚吗?是不是快结束了。

    • 139****4480 :16:12
      谢谢刘老师,谢谢中国作家网

    • 130****8939 :16:12
      谢谢刘老师给我们讲课,感谢作家网的直播!

    • 185****0375 :16:13
      请问刘老师,当代俄罗斯的文学是更纯粹了还是被赋予了更多其他的属性

    • 主持人 回复 189****9212 : 16:14
      谢谢您的肯定,我们会继续努力

      189****9212 :
      分享,大朵快颐,笔记细致,流畅。谢谢刘老师!

    • 137****5269 :16:15
      谢谢刘老师,您的解答,让我了解到俄罗斯人的多愁善感,对俄罗斯人有了新的了解。谢谢刘老师。

    • 156****8626 :16:17
      再次感谢老师回答关于普希金诗歌的问题。苏俄大家太多了

    • 主持人 回复 139****6391 : 16:17
      谢谢您关注,由于时间限制无法一一回答网友的问题,非常抱歉,请继续关注文学直播间,期待我们继续探讨未尽的问题

      139****6391 :
      还记的考研的时候还读过刘老师的作品,今天有幸能听到直播真是太开心了。现在是高中俄语老师,工作之余喜欢看些俄罗斯文学,刘老师可以建议从哪些作品看起吗?

    • 151****8521 :16:19
      刘老师很认真、细致、耐心。

    • 137****5269 :16:19
      谢谢刘老师对陀思妥耶夫斯基的解读。

    • 主持人 回复 139****0483 : 16:20
      时间限制未能一一回答提问,敬请继续关注文学直播间

      139****0483 :
      刘老师好!您可否谈谈苏联流亡的作家作品呢?谢谢!

    • 132****0503 :16:21
      期待下一次改稿会

    • 151****8521 :16:21
      意犹未尽,期待下一期!

    • 157****7907 :16:22
      谢谢老师!

    • 主持人 回复 151****8521 : 16:21
      下一期是改稿会,欢迎您关注:)

      151****8521 :
      好奇下一期讲什么?

    • 137****4828 :16:26
      感谢刘老师的讲解,收益颇丰

    • 137****4828 :16:26
      感谢刘老师

    • 137****4828 :16:26
      感谢刘老师

    • 137****7282 :16:26
      感谢组织者,意犹未尽啊,感觉刚刚开始就结束了,还想继续听!刘老师讲得太棒了,尤其关于以普希金命名机场的分析,非常深刻!

    • 137****4828 :16:27
      颇有收获,学习俄罗斯语言的,对俄罗斯文学非常感兴趣

    • 主持人 回复 152****8836 : 16:28
      稍安勿躁,好运在招手:)

      152****8836 :
      这环节怎么这么久

    • 主持人 回复 138****7063 : 16:26
      您可以收看回放哦:)

      138****7063 :
      遗憾,下课来已经结束了。

    • 主持人 回复 137****6656 : 16:26
      加油!

      137****6656 :
      想考刘老师的博士了……【憨笑】

    • 主持人 回复 132****0503 : 16:30
      期待与您下期再见:)

      132****0503 :
      再见,期待下一期

    • 主持人 回复 137****5269 : 16:33
      谢谢您关注,期待再见:)

      137****5269 :
      感谢作家网,这个系列讲座搞得真好,期待更多有价值的讲座。也期待下一期改稿会。我觉得这种全民性的公益性的普及,也有些像塑普希金像,感谢作家网的老师,老师们辛苦了。

    •  :

    00:00 / 00:00
    直播间

    2019年06月27日

    • 16:32

      我们将会尽快与中奖网友取得联系,寄出奖品。本次直播到此结束,感谢各位网友的关注,敬请期待下次文学直播间!

    • 16:29

    • 16:28

    • 16:28

      中奖名单
      156****2103
      135****7552
      137****5269
      139****0483
      133****7560
      恭喜以上网友

    • 16:24

      各位网友请稍候,我们尽快抽出幸运观众。

    • 16:23

      好,我今天的回答问题就到此为止,谢谢,谢谢大家。

    • 16:22

      这个文学史上谈论还比较多,其实普希金在写《大尉的女儿》的同时,有时候也翻译成《上尉的女儿》,在写作《上尉的女儿》的同时他写过一本《普加乔夫史》,俄国学者做过这样的研究,就是发现普希金在《普加乔夫史》中的普加乔夫形象和《上尉的女儿》中的普加乔夫的形象是不完全对等,也就是一个是作为历史学家的普希金心目中间的普加乔夫形象,一个是作为一个作家的普加乔夫形象,其实最大的不同就是普希金在小说中间显然把更多的人性输入到文学形象里边去了,在他的笔下普加乔夫是一个杀人不眨眼的人,但是他是一个非常感恩的人,是一个非常重情义的人,或者说他是一个有人性的人,我们当然觉得在小说中间,普希金是对普加乔夫这个形象赋予一定的同情。其实有人也发现,研究普希金的人也发现,普希金对他笔下的任何一个任务都是怀有善良感情的人,他的作品中间几乎没有那种真正意义上的反面人物,这个也是普希金的那种,他会把他自己的这种善良的情况投射给他作品中间的每一个人物。

    • 16:21

          尾号2081的网友提问,《大尉的女儿》中的文学形象普加乔夫反映了天才作家普希金怎样的创作意图?

    • 16:20

      研究是很深的,如果文学研究中间被开掘的面最广、研究的深度最深的这样一门学问,而且我们也很奇怪的发现,陀思妥耶夫斯基可能是在目前的俄国作家中间最具有世界影响的,我是指在学术层面上,这个当然跟巴赫金跟他的研究有关系,另外跟西方的对他重新解读也有关系,陀思妥耶夫斯基的研究实际上主要现在最大的热点集中在这几个方面,一个就是陀思妥耶夫斯基创作的这种宗教性的问题,一般认为俄国作家很多作家都是有宗教感的,可能在俄国具有宗教感的作家中间,陀思妥耶夫斯基宗教性又是最神秘最深刻的,所以对陀思妥耶夫斯基宗教意义上的解读,那是最时髦的一个话题。另外一个就是对陀思妥耶夫斯基叙事方式上的理解,因为现在巴赫金提出有复调的结构,有多深度的人物关系,这些都给当代的叙事学提供了很丰厚的这种研究的余地,所以从叙事艺术的角度来研究陀思妥耶夫斯基也是很多的。然后对陀思妥耶夫斯基第三个研究的重点就是存在的关系,人和信仰的这个关系,我最近在读到,重新读纪德写的陀思妥耶夫斯基的,他做了几篇关于陀思妥耶夫斯基的演说,其中有一篇对我印象特别深刻,他说所有西方作家都在写人与人的关系,然后只有陀思妥耶夫斯基写人和他自己的关系,然后他就说所有的西方作家都在写人与社会的关系,只有陀思妥耶夫斯基在写人与上帝的关系,我想这些东西虽然不是非常新的,但是也都是研究陀思妥耶夫斯基不同的视点。再补充一个我翻译的俄国文学史中间,他对陀思妥耶夫斯基和托尔斯泰做了一个批评,然后在这之前俄国有一个哲学家做过这样的比较,有一个结论非常著名,就觉得托尔斯泰是一个肉体的作家,陀思妥耶夫斯基是一个灵魂的作家。现在就关于陀思妥耶夫斯基和托尔斯泰的比较研究在俄国和其他国家,包括在中国,也还是比较时髦的,谢谢。

    • 16:18

      各位网友不要走开,我们接下来还要抽出五位幸运网友,送出刘文飞老师签名的作品。

    • 16:17

      手机尾号8219的网友提问,他说我是一位中文系的学生,对陀氏的及其作品中包含的厚重和深刻很喜欢,同时在俄国本土和在中国对陀氏的方向大概有一些不同,我想请问老师,学界对于陀氏的研究达到怎样的深度?

    • 16:15

      我也是来之前得到这个不幸的消息的,我跟童老师是同事二十多年,这是我最尊重的师长之一,我想也借这个机会向他的去世,向他的家人表达哀悼,童老师一路走好。这位网友肯定知道童老师是中国最优秀的契诃夫的研究者,因为他翻译了契诃夫几乎所有的剧本,我觉得在中国,无论是翻译还是研究契诃夫,童老师是最好的学者之一,如果说在戏剧领域里边推介契诃夫,童老师是第一人,我想童老师虽然不在了,他翻译的契诃夫的这个剧本还会很长一段时间出现在中国舞台上,谢谢。

    • 16:14

      尾号9005的网友提问,他说童先生今年去世了,能请刘老师谈一谈童先生和契诃夫吗?

    • 16:13

      我要回答,俄罗斯人不管是男性还是女性,他们的内心都是十分十分的柔软的,您这上面说是在电视上看的,其实应该多去俄国待一待,不光是旅游,如果有时间的话学一学俄语,然后跟俄国人坐那深度的交流,这时候会发现俄国人的内心,包括俄国的男人,内心是十分柔软的。比如说我跟俄国人喝过酒,一般来说几杯酒下肚以后,不管是,当然跟我喝酒的还是男人更多一些,我还没有跟俄国的女人喝醉过,只要是快醉的时候他一定会泪流满面跟你谈起他的初恋,跟你谈起他的战争的经历,跟你谈起他所目睹到的感人的场面,这个时候我们会觉得俄国的男人实际上,就不再是我们印象中间的那种,您说的这个激进、暴躁,他会变成一种内心非常非常柔软的那样的一个动物。总之吧,就俄国人的这种多愁善感,我觉得至少在酒后是远远超过中国人。

    • 16:12

      手机尾号5269的网友提问,从电视里看俄罗斯人,尤其是男性,都很严肃,有些激进,甚至有些暴躁,给人的总体印象是刚烈的,俄罗斯人那么喜欢文学,内心不是应该比较柔软一些吗?

    • 16:11

      我个人翻过普希金的诗,所以我想选这个问题来回答一下,我想可能这个文学阅读是一个高度个性化的行为,诗歌的阅读更是如此,我想这些原因可能都有,有翻译的原因也有,还有我觉得会有民族之间的隔阂,因为各个民族的诗歌的欣赏习惯不完全一样,另外可能我想更重要一点还有时代的原因,因为普希金是一个古典诗人,经典诗人,普希金写的是格律诗,现在我们汉语读者阅读诗歌的时候基本上都是现代诗歌的阅读口味,我觉得主要可能还是一个时间的原因,诗歌的趣味在这一两百年之内发生了很大的改变,我觉得可能跟这个是有关系,当然有翻译的原因,因为我自己翻译过普希金的诗,因为各个民族往往变成诗歌最佳范本的这些诗,它都有一个特色,就是特别的简单,无论从意向还是语言的方面,但是我们读原文的时候我们不会觉得它是简单的,但是你要把它翻成外语以后,你就会觉得,这么简单的意向,这么简单的文字,怎么会打动那么多人?我意识到这个问题的时候,是因为我把李白的诗介绍给外国人的时候,外国人经常会感慨,说你们最好的诗人他的诗这么简单?所以我觉得诗歌翻译中间可能不怕复杂,意向越复杂,语言越复杂,这样的诗译出来以后往往还越符合原味,但是如果原诗是一种非常简洁的非常透明的这样的诗,实际上是很难翻的,你即便翻译过来以后,大家也觉得就是像这位网友所提的,可能会有一种隔膜感,这个是我的一点翻译中间的感受。

    • 16:10

      手机尾号8626的网友提问,普希金的诗歌我觉得读起来有隔膜感,是民族习惯风格不同还是翻译的原因?

    • 16:10

      我想今天的发言就到这,谢谢大家,我下面再找几个问题,网友的问题,作一些回答,谢谢。

    • 16:09

      第三个意思就是说,刚才这一行文字的最后说到,这是一个全民投票的结果,也就是这个机场到底以谁的名字来命名,全俄罗斯人,全体的俄罗斯人来投票,最后投在这个普希金的名下,也就是全民票选的结果,也是一种民意。

      最后就说,把莫斯科最大的国际机场,然后命名成普希金机场,这个也反映出来现在俄罗斯官方的一种文化态度,也就是说要借诗歌,借文学,借普希金的名字,来张扬它这个国家的文化实力。这机场是一个硬件,普希金的名字就是一个软件,实际上这个国家一直到现在,实际上还是在重视文学,重视用俄罗斯文学的力量来彰显它国家的这种文化软实力。

    • 16:09

      有一次我问过一个俄国的朋友,一个作家,我说俄罗斯有多少座普希金的纪念碑,他说没有人能数得清,我说那俄国需要这么多普希金的纪念碑吗?他停顿了一下回答我,他说诗人的纪念碑如果比政治家的纪念碑还要多,这总归是一件好事吧,我想就感觉到实际上这个文化和政治之间,世俗的力量和诗歌的力量中间,它一直有一种对峙,有一种角力,我想这个机场的更名实际上在某种意义上也彰显了文化和诗歌的胜利。

    • 16:08

      第一个我觉得这是我在发言一开始说到的,这是俄国给作家立纪念碑,然后给作家留下一个崇拜的对象,这样的一种传统,就纪念碑传统的一个延续,文学纪念碑传统的延续。第二点就是我们刚才说到了,就是这个机场是1959年建成的,莫斯科最大的国际机场,机场国际惯例都是根据机场旁边的一个村庄命名,这个村庄以前是一个俄国贵族,他的名字叫舍列梅杰夫,他的庄园后来得了这个村子的名字,这个村子的名字后来变成这个机场的名字,现在这个舍列梅杰夫这样一个贵族的名字现在被一个诗人的名字所取代,这个我觉得也是像诗歌跟财富,文学家跟帝王将相他们之间在进行一种文化上的角力,几百年以后,普希金的名字终于战胜了这个大贵族的名字,这个中间就让我想起一个事情来。

    • 16:07

      莫斯科机场最新树立的普希金雕像

    • 16:07

      我为了证明这个,我想最后谈一个我刚刚遇到的事情,前几天在6月初我刚刚去了一趟俄罗斯,去了一趟莫斯科,我是6月4日去的,6月6日回来的,回来的那一天,6月6日正好是普希金的生日,普希金的生日在俄国现在是一个官方的节日,每一年在他的这个生日的时候,全俄国都会狂欢一下,放假,大家过一个很有品位的文化节日,这一天,6月6日,在莫斯科的机场上,我看到了一个纪念碑,新立的纪念碑,我在这之前当然知道这个事情,但是我看到这个纪念碑以后,我依然觉得还是有一些震撼,这是一座普希金的纪念碑,放在候机厅的中央,在纪念碑的后边用俄语和英语刻了一行文字,这个文字是这么写的,它说2019年6月5日落成,就指这个纪念碑,以纪念这位伟大的俄罗斯诗人诞辰220周年,根据伟大的俄国姓氏全民投票结果,特以普希金的姓氏命名,也就是莫斯科最大的这个国际机场,现在改名叫普希金机场,这样一个事件,我觉得还是折射出了几种含义,我在中间,把这个事件中间我解读出了这样几层意思。

    • 16:06

      所以这三个因素交织起来,使得俄国文学在当下好像遇到了一种困境,当然我举了这么多困境,我不是在说明俄国文学会消亡,俄国的文学影响一定会日薄西山,我自己反过来我倒觉得对当下的俄国文学还看到这样一个场景,我还暗暗的感觉到有一点庆幸,因为我有一个理由,我就觉得俄国的文学在当下,在一定程度上是回归到了文学自身,也就是我认同的,更认同的那种俄国文学,我觉得文学本身应该更多的是审美,更多的是强调这个文学本身的文学性,我觉得当代的俄国文学实际上是在向自身,回归自身,是在回归它的文学性,回归它的文学属性和它的审美的这个本性。

    • 16:05

      最后一个原因,当然也不是俄国文学遇到的,我想世界所有的文学都遇到的,就是商业大潮,然后现在的这种大众文化,另外还有现在这传媒对传统文学的这种影响,我甚至要说,用一个词是杀伤,因为现在的阅读越来越碎片化,很少有人去抱着纸质的长篇小说去读好几天,然后手机,游戏,影视,这些东西都取代了,在很大程度上取代了以往传统文学所发挥的这个功能,所以文学的这个衰落我想也不光是在当代的俄国,在其他国家,在整个世界都是这样的。

    • 16:05

      第二个原因就苏联解体前后,俄国文学自身也走了一些弯路,苏联解体以后,很多的俄国文学家也觉得俄国文学应该回到欧洲文学去,也就是说他们要模仿欧洲作家的写法,然后欧洲人写现代派我们也现代派,欧洲人写后现代我们也写后现代,结果俄国文学自身的这个特性是有所丧失的,当俄国在解体前后,也产生了一大批后现代主义文学的代表作,杰出的作家,有些作家现在也还很畅销,也很有文学史价值,但是俄国绝大部分作家越来越感觉到,后现代的文学好像不是俄国文学最强大的传统,俄国文学最强大的传统可能还是在现实主义的传统,这个我们不去评价哪种文学会在俄国以后得到更多的发展,但是我们总觉得就是俄国文学在左右摇摆中间,在西方文学和俄国文学自身这两者之间举棋不定,这个是影响到俄国文学最近十年、二十年的发展的。

    • 16:04

      第一个就是苏联解体以后,刚才我们也说到,俄国文学实际上是一个非常入世的文学,非常地面对现实的文学,俄国现在的社会政体相对的也是比较自由的,至少言论是自由的,然后这个文学的生活教科书的角色,作家社会代言人的角色,在苏联解体以后基本上是丧失了,所以文学就是很难再起到聚拢人心的这个作用,也就是文学的意识形态功能消减了以后,最以意识形态功能为特色的俄国文学,它当然面临这种空前的危机,这是第一个原因。

    • 16:04

      谈到当下的俄国文学,我们也许可以给出这样一个结论,这有可能是从19世纪中后期俄国文学在世界范围里边兴起以来,现在俄国在当下的俄国文学,有可能是处于历史的最低谷,现在的俄国文学实际上作家的地位是一落千丈的,文学的社会影响力也是急剧在萎缩,我们能感觉到现在大概在俄罗斯的话,以前所有的作家组织,现在差不多都名存实亡了,变成真正的同仁的小的团体,然后现在很少有作家,我当然指的是严肃文学作家,不是畅销小说家,很少有作家能靠写作来维持生计,然后它的这些文学杂志,高峰的时候在苏联时期往往是数百万份,现在大概也就一两千份,我的一个俄国朋友他是俄国最著名的一个杂志,文学杂志,叫《十月文学》杂志的主编,他叫伊琳娜·巴梅波娃,非常有名的这个杂志。这个杂志有几十年的历史,但是这个杂志从2019年开始就没有再出刊了,当然没有说真实停刊,因为办这个杂志的每一分钱都需要这个老太太自己去化缘,这份杂志没出刊以后,俄国批评家感到痛心疾首,他们写了一篇文章就说,我们这样一个文学杂志,即便是在卫国战争时期都没有停刊,可是现在居然办不下去了,这个杂志的命运实际上是文学在当代俄国社会现实生存状态的一个缩影。当然俄国文学当下不太受欢迎,然后地位下降,水平下降,我觉得有这么三个原因。

    • 16:03

      总之从这四个方面我来解释一下俄国人为什么那么喜欢俄国文学,下面这个时间差不多,我想谈一谈最后这个问题,就是当下的俄国文学的情况问题。

    • 16:03

      所以呢,我们现在经常会谈到,说是每个民族实际上都是一个现象的共同体,但是在俄罗斯这个民族,俄罗斯民族关于自身的这种身份的认同,关于这个国家的道路的认识,也就是说他们这个民族的想象的共同体更多的或者是在很大程度上,就是一个文学的想象的共同体,这个就是我谈的第四个方面。

    • 16:02

      有一位后现代的作家叫维克多·叶罗菲耶夫,他写过一篇文章中间有这么一句话,说19世纪的俄国文学只有一个总的命题,就是现实是不好的,人是好的,我们怎么样去改变不好的现实,让它来吻合好的人,他觉得这是整个19世纪文学的总的命题,如果他这个话说得有一定道理的话,我们可能能感觉到19世纪的俄罗斯文学,实际上它追寻的诉求的最终目的还是俄国的强大和俄罗斯这个民族的强盛。也就是说在俄国文学中间,民族意识实际上是一个主旋律,这一点实际上在20世纪的文学中间,在20世纪倡导多民族的文学,甚至倡导国际主义的文学这样一个语境中间,我们也可以能得到一个印证。有人说过,他说实际上俄罗斯的文学一直是在俄罗斯这样一个大帝国的范畴里边,然后维持俄罗斯性,然后保持俄罗斯扩张以后怎么来用文化来填补这个扩张后的文化空间,以这样的愿望和诉求实际上是一直是吻合起来的,用一句更通俗的话来说,俄国文学往往是把俄国境内的其他的非俄罗斯民族俄罗斯化,俄国文学和作为这个文学的工具的俄罗斯语言实际上是一个非常大的工具。

    • 16:01

      比如19世纪的俄国文学,我们刚才一直在说它是批判的,改造现实的,但是后来我们会发现,俄国19世纪中后期,俄罗斯文学的崛起实际上是跟着几个大的历史事件相关的,比如1812年打败拿坡仑以后,俄国人的民族意识空前高涨,比如说1861年废除奴隶制以后,整个俄罗斯的民族意识也是空前高涨的,这个时候我们刚才说的19世纪的中期到后期正好是俄国文学的成熟时期,我们甚至要说19世纪批判现实主义的文学,它的批判实际上某种意义上是小骂大帮忙,也就是说19世纪的俄罗斯文学实际上它整体的朝向还是在谋求俄罗斯民族的强大,俄罗斯国家的强大。

    • 16:00

      最后一个原因就是俄罗斯文学和俄罗斯民族意识的关系问题,我前不久发表了一篇文章题目就叫做俄罗斯文学与俄罗斯民族意识,我在这篇文章中就是把俄罗斯文学历史上几个大的文学的崛起的时期,然后都跟俄国历史上比较几个,俄国历史上几个比较大的事件,以及由这些大的事件所激发出来的民族意识的空前高涨结合起来考察,我突然发现这两者之间往往就是吻合的,也就是说俄国文学最发达的时期可能就是俄国民族意识高涨的那个时期,这个发现对我自己来说我觉得也有某种感到很惊讶的地方。

    • 16:00

      还有一个方面,这个也是我最近思考的一个问题,也许不是一个很恰当的表述,比如说我们刚才说的19世纪的俄国文学,甚至是20世纪很多的俄国文学,都是在批判现实,然后都是号召人来与现实的存在保持一种对峙的关系,但是反过来悖论的是俄国的普通文学读者对俄国作家的崇拜,对文学的这种崇高的理想的崇拜,往往又是跟他们反专制的这样一种社会态度和政治态度形成了一种反差,也就是在政治学、社会学的领域,这些俄国的文学的创作者和阅读者他往往是反专制的,但是在文学领域里边,他又是崇拜偶像,有的时候我甚至想用一个词就是文学的奴性来归纳这样一种现象,我觉得这三个方面都可以让我们感觉到,就是在俄罗斯的民族性格中间,有某种特别的气质,让他跟文学跟艺术特别接近特别吻合,这个是我们说的俄国人爱上文学的第三个原因。

    • 15:59

      比如说我们都知道白银时代的有一个作家叫别雷,他提出一个很重要的概念叫创造生活,他就说生活如果是不理想的话,那么我们要通过文学和艺术再造一个更理念更完美的现实,我们知道高尔基也提过第二自然这样一个概念,就是说第一自然就是我们面对的这个自然,文学和艺术可能是一个第二自然,而且这个自然可能比第一个自然更真实,更吻合人的这种存在的本性,像这些东西我们还可以找到很多很多的例子,我后来用了一个概念来总结这个现象,我觉得在俄国人的民族性格中间,有一种审美的乌托邦的这样一种倾向,就是他们会把现实看成是一种美学理想的这种载体,这个是我们在说俄国民族性跟俄国文学比较贴近的这第二个方面。    

    • 15:58

      这个是民族性格它的第一个表现,第二个就是俄国人经常会有意无意的混淆文学和生活,艺术和现实两者之间的关系,他们经常会把文学生活化,把生活文学化,就是生活中间的这种喜爱文学,就是文学的生活化,但是把生活文化化,就是他们把现实生活也看成是文学的作品内容和表现形式,我们刚才提到,他说俄国人在读《战争与和平》的时候他会觉得娜达莎的第一次舞会那是真实的历史事实,实际上我们在俄国文学发展中间,这些俄国大的作家提出来的一些概念中间,我们也能感觉到这种,在有意无意的混淆文学和现实这两者关系的时候的一些思维贯式。

    • 15:57

      第三点我们是从俄罗斯民族性格的角度来看一看俄国人和文学的这种天然的接近,接触过俄罗斯的人可能都知道,俄国人是一个比较情绪化的民族,他们经常会走极端,俄国有个哲学家叫贝尔加耶夫他也说过,他说俄国人可能是世界上最具有矛盾性的民族,他说,比如说俄国人是最具有反叛精神的,最具有无政府精神的这样一个民族,但是与此同时俄罗斯人又是世界上最效忠专制制度的,或者换句话说就是最有奴性的这样一个民族,比如俄国人最阳光,善于打仗,很尚武,但是俄国人又非常多愁善感,非常心细,非常愿意去体味痛苦。俄国人非常粗犷,但是俄国人精细的地方也非常细致,就是这个民族的矛盾性特别强。那矛盾性如果说在维持政治的稳定上,如果说不利的话,但是他用来做文学和艺术那是最好的,因为我们经常会说做文学艺术的人往往就是需要豁得出去,需要把矛盾情感发展到极致,所以俄国人有的人说俄国人这种民族性格来说每个人都是天生的艺术家。

    • 15:55

      总结一下第二个原因,就是在一个相对专制的制度里面,文学变成一个自由精神的体现,为大多数人说出了别人说不出来的话,或者不敢说的话,俄国作家和诗人一下变成了具有正义感的社会代言人,所以俄国文学和作家都受到更多的敬重,更多的尊重,更多的崇拜,这是第二个原因。

    • 15:54

      但是我们知道文学可以为老百姓发声,但是其他的政治学、社会学更容易发声。但是在俄国的话,因为专制的传统比较深厚,其他的途径很难发出普通百姓对社会的这种抗议、不满、怨诉,但是文学相对而言有一个便利的方式,因为文学可以通过一种影射的方式来表达人民对自由的这种渴望。所以俄国文学在很长一段时间里边,它就变成了一种,一种知识分子发出良心的声音来的唯一渠道,也变成了底层的百姓表达自己愿望的这种主要的途径,所以俄国文学采用一种方式:伊索式的寓言,就是通过一种寓言的方式来表达出一种对社会的抗议,这就变成俄国的一种范式,一开始可能就是一种被迫的方式,最后可能变成俄国文学的一个美学的特征,就是整个俄国文学变成巨大的隐喻,这样的方式最后变成俄国文学特殊的美学风格了,布罗茨基调侃过19世纪的俄国批判现实主义文学,他说审查制度,书刊审查制度就是俄国文学之母。

    • 15:51

      它是为大多数人说话的,是为小人物说话的,所以俄国作家就变成了我们所说的民族的良心,然后变成了一种正义的声音,喉舌,这样的文学当然会受到大家的尊重,这个是从文学的内容上来说。

    • 15:51

      第二个就是我们知道俄罗斯的农奴制存在过很长时间,这个国家的专制政治体制延续的时间和统治实际上是比较厉害的,也就是在欧洲几个大的国家中间,这个国家相对而言更专制一些,统治者的统治严格一些,那在这样的一个国家中间,它的言论的自由、公民的权利,相对是薄弱的。至少是在19世纪,我们突然会发现,这些作家虽然都是出身于贵族,他本身是统治阶级的一员,但是他们往往都成为了这个阶级的叛逆者,变成了所谓忏悔的贵族,他们是为老百姓说话的,为老百姓请命的,在他们的文学中间实际上都是在提倡一种人道主义,对弱者的同情,对小人物的同情,文学变成一个跟专制制度对峙的这样一种声音,这样的文学当然会受到普通百姓的喜欢,这个文学就变成一种良心的文学,然后鼓吹弘扬社会正义、社会平等的文学,那这样的文学当然肯定会受到普通大众,受到这个国家多数人的打心眼里边的一种尊重,因为他说出了很多老百姓内心的声音。

    • 15:49

      我在美国生活过一年,我在美国的时候租住在一个很小的镇子里面,我的房东是一个意大利裔的美国人,他开了一家小的理发馆,平常见男主人天天收拾院子弄草坪,好像也没有太多的时间去阅读,或者是做什么案头工作,但是有一次我们聊起天来,他知道我是去耶鲁大学研究俄罗斯文学的,他居然也能说出来一串俄国作家的名字,也就是说我们提到俄国,我们可能不知道俄国的技术,不知道俄国其他方面的东西,但是我们一定会知道俄国文学,甚至是说出一串俄国作家的名字来,这个就是俄国文学这种深远的世界影响的一个小小的例证,这个是我要谈的俄国人为什么喜欢文学的第一个原因,就是文学为他争足了面子,那他们喜欢文学这也是天经地义的事情。

    • 15:49

      也就是说,俄国人在文化上的自卑从这个时候开始就再也,就荡然无存了。后来陀思妥耶夫斯基在普希金的纪念碑上发表了这个演讲之后不久,在他写了这一篇关于《安娜·卡列尼娜》的文章之后不久他就去世了,陀思妥耶夫斯基的去世不仅让俄国人,也开始让欧洲人,西欧人意识到,这是一个伟大的文学天才。通过普希金的纪念碑,通过托尔斯泰的小说,通过陀思妥耶夫斯基的离世,整个西欧,整个世界开始意识到俄罗斯民族,这个民族可能是一个文学的民族,可能是一个文明的种族,可能是一个具有文化文学强大的文学创造力的这样一个国度,这个就是俄国人爱上文学是因为文学开始为这个国家争得了非常多的正面评价,也就是说整个欧洲和西方改变对俄国人的看法,实际上是从俄国文学开始的,我们一直到现在能感觉到,俄国文学在俄罗斯国家形象中间的正面作用。

    • 15:48

      在纪念碑树立的前后,托尔斯泰完成了他的第二部小说,在《战争与和平》已经写出来以后,欧洲人已经对托尔斯泰这个作家刮目相看了,当然也对俄国文学刮目相看,但是他们依然觉得这个《战争与和平》它不是一个欧洲意义上的小说,也就说俄国人也许还写不出第一流的家庭小说,爱情小说,悲剧小说,但是托尔斯泰把《安娜·卡列尼娜》拿出来之后,所有的作家,欧洲的作家,西欧的作家,也都心服口服了。当时陀思妥耶夫斯基在他创办的杂志《作家日记》上发表了一篇文章,题目就叫做《安娜·卡列尼娜》作为一个文化现象,作为一个文化事实,他在这个文章的开头叙述他在涅瓦大街上遇到了另外一个俄国的作家冈察洛夫。这个作家跟陀思妥耶夫斯基说,你读过托尔斯泰的《安娜·卡列尼娜》了吗,陀思妥耶夫斯基说我当然读过,冈察洛夫就特别激动,他用手指着西边的天空说了一句话,说他们肯定写不出这样的小说来,他们就指的是西欧国家。陀思妥耶夫斯基把这样一个街头的偶遇写到这里头,他就写了这样一段话,大意是,看,我们俄国作家终于写出了连西欧作家都写不出来了作品,他说你们当然也会发出一阵窃笑,说这有什么了不起,这不就是一部小说而已吗?陀思妥耶夫斯基说。是的这就是一部小说,但是这部小说就像大海里面的一滴水,它能折射出来一个俄国人天赋的这样一个阳光,然后就觉得俄国人实际上他们在文学上写的像西欧人一样好,甚至还超过西欧人,那他也可以在精神创作领域里边创造出来比西欧人更优秀的精神文化遗产。

    • 15:45

      他说在1880年前后相继发生了三件事情,第一件事情就是前边说到的普希金纪念碑在莫斯科市中心的建立,我们刚才也说了,这个实际上是全俄国第一座为诗人树立的纪念碑,以前的纪念碑都是为帝王将相树立,这是第一次有了一个文学家的纪念碑。在这个纪念碑的揭幕典礼上,作家陀思妥耶夫斯基和屠格涅夫都被邀请到典礼上,这两个作家当时的关系非常紧张,会议的主办者怕他们在会上打起来,安排他们两个人不在同一天发表演讲,结果没想到这两个作家他们演讲的内容都空前的一致,他们的演讲就想说明什么问题呢,他就说,现在我们的莫斯科,我们俄国人有了第一座诗人的纪念碑,有了这座纪念碑我们就能意识到普希金是一个伟大的诗人,是我们俄罗斯民族,不光是文学智慧,也是我们这个民族文化天赋的一个象征,有了普希金我们就可以跟世界,跟欧洲的那些国家说我们也有我们的天赋,我们俄罗斯人也是有文学的民族,也是有文化的民族,也就是说我们在文学上,在文化上找到一个突破口,俄国从此就变成了一个文明的国家,再也不是西欧人心目中间野蛮的国家,我们基本上是达到了欧洲的文明的最新的高度,这是第一件事情。

    • 15:41

      第一点,俄国文学为俄国人和俄罗斯挣得了足够的面子,就是俄罗斯这个民族,它在世界上挣得的这种好感,在很大的程度上就来自于俄罗斯境外的人对俄罗斯文学的接受和理解,我意识到这个问题是在大约10年前,我请到了我的一个俄国朋友,他是俄国科学院的院士,俄国文学研究所的所长,我请他到中国社科院外文所做了一个讲座,他讲座的题目叫西方的俄国观,他在这中间提到的一个观点让我们感到很新颖,他就觉得实际上俄罗斯人,俄罗斯这个民族,虽然在彼得大帝改革以后,就已经成为一个欧洲的列强之一,他也说俄罗斯这个国家虽然是在亚历山大一世的时候就打败了拿坡仑,然后用他的话说就解放了整个欧洲,但是他觉得欧洲世界对俄国人,实际上这个好感是不够的,说一句通俗的话就是说你虽然打胜仗了,但是欧洲很多那些大的民族他在内心里边实际上是看不起俄国人,俄国人自己也强烈的意识到这一点,但是这个俄国科学院的院士在讲座中间说道,大概在1880年左右,欧洲对俄国人的看法产生了一个巨大的转变,用他的话说就是从轻视变成了尊重,从误解变成了好感,说为什么会从1880年开始就会产生这样一个突转产生这样一个变化呢?

    • 15:39

      第一个是俄国文学对俄罗斯国家正面形象产生过程中间所起的作用;第二个方面想谈一谈俄国文学它在俄国社会中间所起的作用;第三个就是俄罗斯民族性格跟俄罗斯文学的关系;最后一个就是俄罗斯民族意识跟俄国文学的关系。我想通过这四个方面来谈一谈俄国人为什么那么喜欢文学。

    • 15:38

      第一个问题我们谈俄国人热爱文学的种种表现形式,第二个问题我们谈了谈俄国文学它自身的这种优秀品质在什么地方,它是怎么体现的,那我们第三个问题就要谈一谈俄国人为什么会爱上文学,这个我想从下面四个方面来谈。

    • 15:38

      所以我们从这两个方面,一个是俄国文学的它的自身的品质和它的世界影响,第二个从俄国文学的特质和它在社会中间的独特作用,这两个方面,来论证俄国文学可能是俄罗斯民族最好的精神的产物,这个也是我们要谈的第二个问题,下边我们就谈到我今天发言的一个主题了,也就是说俄国人为什么会这么爱文学。

    • 15:37

      说到俄国文学在俄国社会中间的影响,我们还可以从另外一个角度来看,就是俄国有一个大诗人叫叶夫图申科,他在2015年到中国来访问,这个诗人在苏联时期非常有名,他在体育场里边举办诗歌朗诵会,经常会有好几万人参加。他在一部长诗中间写过这样两句话:在俄罗斯,诗人是大于诗人的。我后来把他这句话改用了一下:在俄国文学往往是大于文学的。也就是说,在俄罗斯文学不光光是一个文学,有的时候它变成一个大文学,或者变成一种雅文化。我们知道,俄国的哲学相对于文学来说是不发达的,甚至连俄国的神学,甚至连俄国的思想史相比俄国的文学和俄国的文艺学,它也是相形见绌的,我们当然觉得这个中间的原因肯定就是因为文学一家独大,文学在某种意义上取代了思想史,扮演了思想武器这样的一种角色。

    • 15:35

      我们知道在俄国社会和俄国文化中间,一直存在着一个现象,我们将其归纳成文学中心主义,就是在俄国的文化史上一直有一个文学中心主义的现象,在社会中间,文学是占据着某种中心位置的,作家和诗人是在社会中是精神的导师,他是民族的粮食,然后文学对于其他相关的艺术领域,比如说绘画,比如说音乐它的影响是非常大的,在俄国几乎每一个大的画家都曾经画过某一个文学家的肖像或者说为某一部文学作品画过插图,几乎所有大的作曲家都为某一首著名的诗歌谱过曲,或者根据某一部文学作品、名著改变过歌剧或者舞剧、音乐,也就是文学和作家一直在社会整体的文化生活中间扮演着举足轻重的引导者的角色,这个也是在其他国家,不能说没有这个现象,但是总不像在俄国体现得这样淋漓尽致,这样典型。

    • 15:34

      总而言之吧,就是在19世纪、20世纪,俄国的文学都体现出了非常高的品质,也产生了世界性的影响,所以文学是俄国最好的东西之一。刚才我们是从俄国文学本身的品质和世界影响这个角度来谈俄国文学为什么是它们民族最好的东西,下面我们还可以换一个角度,就是看一看俄国文学它的功能和在它本身的这个社会里边所起到的作用,来谈一谈俄国文学的这种价值。

    • 15:33

      下面我们再说20世纪。20世纪的文学,我们叫它俄苏文学也好,叫苏俄文学也好,叫苏联时期的俄国文学也好,或者俄国文学的苏联时期也好,总归说的是20世纪期间70多年的文学,这些文学有一段时间我们觉得它过于意识形态化,大家对它的评价不是特别高,但是现在随着苏联成为了历史中间的一个段落,随着苏联文学也成为历史的研究对象,我们会发现这个文学中间它的一些特色和价值,实际上开始慢慢的又得到重新认识,我们觉得它跟19世纪的俄国文学,实际上是有某种深度的关联的。

    • 15:31

      在俄国文学的黄金时代还没有完全过去的时候,在托尔斯泰和契诃夫还健在的时候,俄国已经开始了另外一个同样辉煌的文学时代,这就是我们现在说到的白银时代,在白银时代又出现了天才成群诞生的这个场景,在短短的二十年时间里边,然后诞生了十几位世界一流的诗人,作家,白银时代这个现象实际上后来因为十月革命出现了一个强制的终止,后来有些作家就去了世界其他地方,把俄国文学的种子又撒播到世界各地去了。最可贵的就是白银时代主要是一个现代主义文学的时代,然后从俄国的白银时代开始,整个世界和世界文学进入了一个现代派的时代,比如说白银时代的几个诗歌流派,象征派、阿克梅派和未来派,最后都改变了世界诗歌的整体的面貌,白银时代还出现了一些画家,音乐家,也出现了一些文学理论家,这些都在世界范围里边产生很大影响。

    • 15:29

      关于俄国文学还有很多说法,比如说吧,有一本用英语写成的世界短篇小说史,它中间会说世界上有四大短篇小说家,他给出的四个最大的短篇小说家就是法国的莫泊桑,美国的爱伦·坡,另外两位都是俄国人一个是果戈理一个是契诃夫,比如说现在有一种统计,说在当下的世界各个国家的剧院中间,商演、剧作最多的两个剧作家,古典的经典的剧作家就是莎士比亚,然后现代的剧作家就是契诃夫,这样的一些例子我们可以找到很多,总归是说什么呢,就是俄国文学在黄金时代达到了一个世界级的顶峰。

    • 15:28

      契诃夫

    • 15:28

      陀思妥耶夫斯基

    • 15:27

      托尔斯泰

    • 15:27

      普希金

    • 15:23

      但其实俄国的这些黄金时代的大作家,他们的创作最集中出现的时候实际上是从19世纪三四十年代,然后一直到八九十年代,在短短的三四十年、四五十年的时间里边,俄国文学从一个在欧洲和世界上默默无闻的文学,一下变成了世界文学的顶峰,这个实际上确实是人类文学史上一个,不能说前所未有的,但总归是非常罕见的一个文学现象。我们后来再说到拉美文学的时候,经常会用文学爆炸这样一个词,其实在19世纪中后期的俄国文学,也曾经出现过现实主义文学的大爆炸,现在我们在谈论世界文学史的时候,经常会谈到一个现象,就是说世界文学发展的历史,人类文学的发展历史,到目前为止出现了三个高峰,第一个高峰就是古希腊罗马的神话,然后第二个高峰就是莎士比亚为代表的英语文学,第三个高峰就是从普希金到托尔斯泰到契诃夫的俄国现实主义文学,也就是俄国文学实际上是达到了人类文学的发展历史上的一个高峰。

    • 15:22

      其实普希金在如此之短的时间里边,创作出了如此之多的作品,创造出了如此有价值的文学作品,我们觉得这个就像是一个奇迹,一个天才的这样一个创作的过程,但是其实他在很短的时间里边创造出来非常多、非常好的这个文学作品,他的这样一个个人的创作经历实际上也是19世纪整个俄国文学的一种象征,一种缩影,俄国文学实际上也就是在短短的二三十年时间里边达到了一个很高的水平,我们有的说他是崛起,或者是腾飞,实际上俄国文学真正的崛起就是从普希金开始,甚至我们要说的可能还是从普希金去世这个时候开始,也就是19世纪的30年代,然后到普希金之后,还有果戈理,还有陀思妥耶夫斯基,然后一直到托尔斯泰和契诃夫,这十几个大作家,实际上他们生活的时间大约是在同一个时代的,也就是19世纪的中后期,这样一个文学时代我们现在一般把它叫做俄国文学的黄金时代,这个黄金时代我们可以大致的把它划分在普希金的出生,我刚才说了1799年,然后到一般认为的俄国现实主义文学,19世纪现实主义文学的最后一个大家契诃夫,他是在1904年去世的,也就是说拉长一点说,从普希金的出生1799年到契诃夫的离世1904年,也就是100年多一点的时间。

    • 15:20

      我们现在谈的俄国文学,一般如果不加任何限定的话,我们一般会指的是19世纪的俄国文学,20世纪的俄国文学,这是两个大的板块。当然在这之前可能还有俄国的古代文学,然后我们现在也有俄国的当代文学,在世界范围里边影响最大的还是19世纪的俄国文学以及20世纪的某些种类的俄国文学。其实俄国文学它成熟的时间远比我们想象得要晚,我们知道俄国文学中间的第一个大诗人是普希金,普希金出身在1799年,也就是18世纪的最后一年,他从十几岁就开始写诗,但是他的文学生活真正开始实际上还是在19世纪的20年代,我们知道1837年他已经在决斗中间去世了,也就是说他的真正的文学创作也就是持续了二十多年,当然在这二十多年中间他留下了大量的作品,留下了各种各样题材的作品,我们现在在谈论普希金的文学遗产的时候,我们往往很难想象他实际上只写作了二十多年,他只活了三十多岁。

    • 15:18

      第二个问题,我们要来看一看俄国人爱好文学,俄国人也确实也有爱好文学的这种条件和资本,因为俄国文学也有可能是俄国这个国家最好的东西,这个我们同样的也可以从两个方面来展开来讨论这个问题,我们来说,俄国是一个地大物博的国家,俄罗斯人也是具有创造力的民族,这个国家创造出来很好的东西,很多好的东西,有的是资源的,有的是他们这种民族智慧的结晶,比如说我们一提到俄国,我们就会说它的航天技术非常好,它的军工生产的水平很高,我们提到俄国的地大物博,我们会说它的石油天然气的储量很高,然后它的木材质量很好,我们到过俄国的人我们会买一些纪念品,经常我们会买它的巧克力,买它的鱼子酱,买它的伏特加,这些东西当然都是俄国很好的产出,但是我觉得俄国最好的东西可能还是它的文学和艺术,我们想从这样两个角度来谈,一个就是俄国文学自身的这种价值,它的这种品质和它的世界影响。

    • 15:17

      说到文学在日常生活中间的渗透,我们还可以换一个角度来谈,前不久我们在中国社会科学报上举办了一个笔谈,就是谈文学与国家形象的关系问题,中间我们邀请到一个俄国的作家,他叫洛尔金(音)。他写了一篇文章后来是我翻译的,他的文章中间有一句话给我留下的印象特别深,他就说,在我们俄罗斯人的意识中间,在普通的俄国人的意识中间,我们不认为一些文学名著中间的这些文学的情节,作家虚构出来的情节,是虚构的,认为它是一个文学的事实,更是一个历史的事实,比如说他举了三个例子,他就说,比如说《战争与和平》中间的娜达莎第一次参加舞会,比如说在《罪与罚》中间杀人的那个场面,他认为这些在一般的俄国人心目中间觉得这不是小说中间的虚构情节,而是俄国历史上真正有过的事情,所以我们就说,在俄罗斯,文学是在日常生活中间扮演着很重要的角色的,从这三个方面,我们可以真切的体会到俄罗斯人是一个爱好文学的民族,这个是我要谈的第一个问题。

    • 15:14

      第三个,就是文学在俄罗斯人日常生活中间的渗透,比如说俄国人他也要走亲访友的,也要互相聚会,但是如果在做客的时候,这个客人会带一本诗集送给这个主人,那这个被送的人,就是礼品的,这个送礼的人和受礼的人都会觉得非常开心,因为觉得这是一个很有品位的礼物。在俄国的商店里边,在旅游点,我们可以看到很多很多以作家的名字命名的商品,做出来的纪念品,比如说我们可以在商店里边买到普希金牌的巧克力,普希金牌的伏特加酒,然后有普希金头像的T恤衫,也有以其他的作家、头像做装饰的这些纪念册,然后笔记本,然后书包、手袋等等等等,也就是说在整个俄罗斯社会里边,作家是可以成为一个标签的,然后文学是可以成为商业消费的对象的,这个就是我们所言的,就文学在日常生活中间的渗透。

    • 15:13

      第二个现象就是俄国人,因为这个作家诗人非常受崇拜,那很自然的一个方式就是很多的人都想自己也成为受人崇拜的作家或者是诗人,大概从19世纪俄国文学开始发达以后,这个作家梦,成为一个作家的理想,作家梦,就成了很多俄国人心里边挥之不去的一个理想,在俄国喜欢读文学作品的,自己尝试过写作文学作品的人,他在国民中间所占的比例可能是在世界上是名列前茅的,有一位西方的俄国文学研究者他甚至把在苏联时期绝大部分知识分子都有过文学作品的写作经历这样一个现象称作是一个全民的书写狂,也就是对文学的这种书写,这种表达的方式和愿望,他觉得已经进入一种癫狂的状态,是一种病态,是一种疾病,这个就是俄国人对文学的爱好的第二个表现。

    • 15:12

      我研究过布罗茨基这样一位作家,他以前是生活在苏联,后来他去了西方,去了美国,所以现在在俄语中间我们可以说有一个词翻译成中文就是布罗茨基学,当我到美国去搜集布罗茨基的研究资料的时候,我跟俄国人说布罗茨基学的话,他们是会懂的,他们知道俄语中间有这样一个词汇,但是你跟美国人说的话,很少有人会知道这个单词,甚至是在美国研究俄罗斯文学的学者,甚至是研究布罗茨基的学者,他也会笑着告诉我,说在英文中间没有这样一个单词,这个就会感觉到,就是作家、诗人在一个社会中间受崇拜的程度,那我想在俄国显然是胜过在美国的,我想也胜过在其他国家,这个是我们说俄国人比较崇拜文学的第一个现象。

    • 15:10

      在俄语中间,几乎我们可以在每一个大作家的名字前面,或者后边,加上崇拜这样一个词,比如说从普希金崇拜,然后到托尔斯泰崇拜,现在最新的又开始出现了布罗茨基的崇拜,然后在每一个大作家的后边也可以加上一个词,就是学,学问,比如说有普希金学,有高尔基学,也有布罗茨基学。    

    • 15:10

      在俄国稍稍有名一点的作家,文学史上我们读到的这些作家,在他死后,他曾经生活过的地方,他的故居,他的上过学的地方,甚至是他住过一夜的旅馆,都会变成一个纪念性的场所,有的甚至就辟成了一个博物馆,常年的卖票供大家去瞻仰,供大家去缅怀。也就是在俄国,作家和作家的这种生活的遗迹都变成了一种朝圣的对象,这个就是我们经常会说在俄国有一种作家崇拜的现象,一种要把文学神圣化的这样的一种倾向。

    • 15:09

      其实俄国的纪念碑的传统并没有我们想象的那么悠久,俄国第一座为文学家或者诗人建立的纪念碑是1880年树立的,也就是现在在莫斯科市中心的普希金广场上的普希金纪念碑,从1880年到现在,实际上也就是一百多年的时间,但在这一百多年的时间里边,在莫斯科这一座城市就会有上千座的文学家、诗人、作家的纪念碑,这个好像在世界上其他的城市里边还是比较罕见,这个就是我们所说的俄国人爱好文学,然后崇拜作家,崇拜诗人的这第一个表现,跟这些鳞次栉比的纪念碑形成呼应的就是作家的故居博物馆。

    • 15:08

      比如说如果大家有机会去到莫斯科的话,或者去到俄罗斯的任何一个城市,我们都可以看到,到处都是纪念碑,这些纪念碑中间十有八九都是给作家、诗人、文学家树立的,比如说我最近几年每年都会去莫斯科一次两次,我每一次去几乎都能撞上一座新立的文学家的碑,比如说最近几年给俄国作家树的纪念碑就有给布罗茨基树立的纪念碑,给俄国一个后现代的作家叫叶罗菲耶夫树立的纪念碑,前几天刚刚去过莫斯科,我突然发现在它的文学家餐厅的对面又新立了一个纪念碑,这个纪念碑的主人是谢尔盖里哈伊诺夫(音)也就是说在莫斯科的每一个公园,每一个林荫道,甚至是每一个街心花园,都会遇到一个纪念碑,有的人说莫斯科总共有3000座纪念碑,有的人说是有6000座,当然在俄语中间它会把纪念碑和这种雕像把它当成一回事,比如公共场合下的一座雕像他们也认为是一座纪念碑,如果把这些东西都算上可能会有数千座,我想在这中间至少会有一半甚至更多的会是作家的纪念碑。

    • 15:05


      我在俄罗斯生活过,作为我的一个很深切的感受,我就觉得这个民族是非常爱好文学的,甚至我要说俄罗斯人好像是某种意义上的文学动物,下面我可能会从三个角度,三个现象,来向大家介绍一下俄国人对文学的一种爱好的这种程度。

    • 15:04

      下面我开始谈第一个问题,俄国人有可能是世界上最喜欢文学的民族之一,大概是在最近几年,中国人关于俄罗斯人突然有了一个新的称呼,把他称作是战斗民族,网上流传着一个网剧,它原来的名字叫《我怎样成为了一个俄国人》,但翻译成中文以后这个网剧的名字就变成了《战斗民族养成记》,说俄国人是一个战斗民族当然是没错的,因为俄国人很善于打仗,也经常打胜仗,但是把俄国人的民族特性仅仅归纳成战斗民族也许是不全面的。

    • 15:03

      此次直播,我们为各位网友准备了刘文飞老师翻译的普希金作品选以及刘文飞老师撰写的俄罗斯文学史的签名本,请大家积极参与互动,在直播最后,我们将抽出五位网友,送出刘老师的签名本。

    • 15:01

      刘文飞:大家好,我是首都师范大学外语学院的老师刘文飞,今天非常高兴来到中国作家网直播间与大家谈一谈俄国文学,我今天要谈的题目是俄国人为什么喜欢文学,我可能会谈一谈俄国人是怎样喜欢文学,以及俄国人这么喜爱文学的原因。

    • 14:58

      各位网友大家好,第六期文学直播间马上和大家见面,今天我们邀请到了首都师范大学教授、俄罗斯文学翻译家刘文飞,为大家讲述“俄罗斯人为什么爱文学”

    俄罗斯人为什么爱文学

    “俄罗斯人为什么爱文学”?著名翻译家、首都师范大学外国语学院教授刘文飞做客中国作家网“文学直播间”,深度解析“俄罗斯人为什么爱文学”,讲述俄国人文化中的“文学中心主义”现象,透视“文学崇拜”对俄罗斯民族性格和当下社会的影响。

  • 公告
  • 直播间
  • 大家聊
  • 主持人

    中奖名单已经产生,请大家关注图文信息。

    主持人

    各位网友不要走开,我们正在进行抽奖,获奖名单将稍后公布。

    主持人

    提问环节后我们还有抽奖环节,奖品丰厚,是由刘老师亲笔签名的译著,机会难得,欢迎您参与!

    主持人

    本次直播设有抽奖环节,奖品是刘文飞老师亲笔签名的译著,机会难得,欢迎大家积极参与,祝好运。

    主持人

    老师的分享结束后我们还设有提问环节,欢迎网友就感兴趣的话题踊跃提问。

    主持人

    各位网友大家好!我们的直播即将在15:00开始,欢迎您收看。

    2019年06月27日

    • 16:32

      我们将会尽快与中奖网友取得联系,寄出奖品。本次直播到此结束,感谢各位网友的关注,敬请期待下次文学直播间!

    • 16:29

    • 16:28

    • 16:28

      中奖名单
      156****2103
      135****7552
      137****5269
      139****0483
      133****7560
      恭喜以上网友

    • 16:24

      各位网友请稍候,我们尽快抽出幸运观众。

    • 16:23

      好,我今天的回答问题就到此为止,谢谢,谢谢大家。

    • 16:22

      这个文学史上谈论还比较多,其实普希金在写《大尉的女儿》的同时,有时候也翻译成《上尉的女儿》,在写作《上尉的女儿》的同时他写过一本《普加乔夫史》,俄国学者做过这样的研究,就是发现普希金在《普加乔夫史》中的普加乔夫形象和《上尉的女儿》中的普加乔夫的形象是不完全对等,也就是一个是作为历史学家的普希金心目中间的普加乔夫形象,一个是作为一个作家的普加乔夫形象,其实最大的不同就是普希金在小说中间显然把更多的人性输入到文学形象里边去了,在他的笔下普加乔夫是一个杀人不眨眼的人,但是他是一个非常感恩的人,是一个非常重情义的人,或者说他是一个有人性的人,我们当然觉得在小说中间,普希金是对普加乔夫这个形象赋予一定的同情。其实有人也发现,研究普希金的人也发现,普希金对他笔下的任何一个任务都是怀有善良感情的人,他的作品中间几乎没有那种真正意义上的反面人物,这个也是普希金的那种,他会把他自己的这种善良的情况投射给他作品中间的每一个人物。

    • 16:21

          尾号2081的网友提问,《大尉的女儿》中的文学形象普加乔夫反映了天才作家普希金怎样的创作意图?

    • 16:20

      研究是很深的,如果文学研究中间被开掘的面最广、研究的深度最深的这样一门学问,而且我们也很奇怪的发现,陀思妥耶夫斯基可能是在目前的俄国作家中间最具有世界影响的,我是指在学术层面上,这个当然跟巴赫金跟他的研究有关系,另外跟西方的对他重新解读也有关系,陀思妥耶夫斯基的研究实际上主要现在最大的热点集中在这几个方面,一个就是陀思妥耶夫斯基创作的这种宗教性的问题,一般认为俄国作家很多作家都是有宗教感的,可能在俄国具有宗教感的作家中间,陀思妥耶夫斯基宗教性又是最神秘最深刻的,所以对陀思妥耶夫斯基宗教意义上的解读,那是最时髦的一个话题。另外一个就是对陀思妥耶夫斯基叙事方式上的理解,因为现在巴赫金提出有复调的结构,有多深度的人物关系,这些都给当代的叙事学提供了很丰厚的这种研究的余地,所以从叙事艺术的角度来研究陀思妥耶夫斯基也是很多的。然后对陀思妥耶夫斯基第三个研究的重点就是存在的关系,人和信仰的这个关系,我最近在读到,重新读纪德写的陀思妥耶夫斯基的,他做了几篇关于陀思妥耶夫斯基的演说,其中有一篇对我印象特别深刻,他说所有西方作家都在写人与人的关系,然后只有陀思妥耶夫斯基写人和他自己的关系,然后他就说所有的西方作家都在写人与社会的关系,只有陀思妥耶夫斯基在写人与上帝的关系,我想这些东西虽然不是非常新的,但是也都是研究陀思妥耶夫斯基不同的视点。再补充一个我翻译的俄国文学史中间,他对陀思妥耶夫斯基和托尔斯泰做了一个批评,然后在这之前俄国有一个哲学家做过这样的比较,有一个结论非常著名,就觉得托尔斯泰是一个肉体的作家,陀思妥耶夫斯基是一个灵魂的作家。现在就关于陀思妥耶夫斯基和托尔斯泰的比较研究在俄国和其他国家,包括在中国,也还是比较时髦的,谢谢。

    • 16:18

      各位网友不要走开,我们接下来还要抽出五位幸运网友,送出刘文飞老师签名的作品。

    • 16:17

      手机尾号8219的网友提问,他说我是一位中文系的学生,对陀氏的及其作品中包含的厚重和深刻很喜欢,同时在俄国本土和在中国对陀氏的方向大概有一些不同,我想请问老师,学界对于陀氏的研究达到怎样的深度?

    • 16:15

      我也是来之前得到这个不幸的消息的,我跟童老师是同事二十多年,这是我最尊重的师长之一,我想也借这个机会向他的去世,向他的家人表达哀悼,童老师一路走好。这位网友肯定知道童老师是中国最优秀的契诃夫的研究者,因为他翻译了契诃夫几乎所有的剧本,我觉得在中国,无论是翻译还是研究契诃夫,童老师是最好的学者之一,如果说在戏剧领域里边推介契诃夫,童老师是第一人,我想童老师虽然不在了,他翻译的契诃夫的这个剧本还会很长一段时间出现在中国舞台上,谢谢。

    • 16:14

      尾号9005的网友提问,他说童先生今年去世了,能请刘老师谈一谈童先生和契诃夫吗?

    • 16:13

      我要回答,俄罗斯人不管是男性还是女性,他们的内心都是十分十分的柔软的,您这上面说是在电视上看的,其实应该多去俄国待一待,不光是旅游,如果有时间的话学一学俄语,然后跟俄国人坐那深度的交流,这时候会发现俄国人的内心,包括俄国的男人,内心是十分柔软的。比如说我跟俄国人喝过酒,一般来说几杯酒下肚以后,不管是,当然跟我喝酒的还是男人更多一些,我还没有跟俄国的女人喝醉过,只要是快醉的时候他一定会泪流满面跟你谈起他的初恋,跟你谈起他的战争的经历,跟你谈起他所目睹到的感人的场面,这个时候我们会觉得俄国的男人实际上,就不再是我们印象中间的那种,您说的这个激进、暴躁,他会变成一种内心非常非常柔软的那样的一个动物。总之吧,就俄国人的这种多愁善感,我觉得至少在酒后是远远超过中国人。

    • 16:12

      手机尾号5269的网友提问,从电视里看俄罗斯人,尤其是男性,都很严肃,有些激进,甚至有些暴躁,给人的总体印象是刚烈的,俄罗斯人那么喜欢文学,内心不是应该比较柔软一些吗?

    • 16:11

      我个人翻过普希金的诗,所以我想选这个问题来回答一下,我想可能这个文学阅读是一个高度个性化的行为,诗歌的阅读更是如此,我想这些原因可能都有,有翻译的原因也有,还有我觉得会有民族之间的隔阂,因为各个民族的诗歌的欣赏习惯不完全一样,另外可能我想更重要一点还有时代的原因,因为普希金是一个古典诗人,经典诗人,普希金写的是格律诗,现在我们汉语读者阅读诗歌的时候基本上都是现代诗歌的阅读口味,我觉得主要可能还是一个时间的原因,诗歌的趣味在这一两百年之内发生了很大的改变,我觉得可能跟这个是有关系,当然有翻译的原因,因为我自己翻译过普希金的诗,因为各个民族往往变成诗歌最佳范本的这些诗,它都有一个特色,就是特别的简单,无论从意向还是语言的方面,但是我们读原文的时候我们不会觉得它是简单的,但是你要把它翻成外语以后,你就会觉得,这么简单的意向,这么简单的文字,怎么会打动那么多人?我意识到这个问题的时候,是因为我把李白的诗介绍给外国人的时候,外国人经常会感慨,说你们最好的诗人他的诗这么简单?所以我觉得诗歌翻译中间可能不怕复杂,意向越复杂,语言越复杂,这样的诗译出来以后往往还越符合原味,但是如果原诗是一种非常简洁的非常透明的这样的诗,实际上是很难翻的,你即便翻译过来以后,大家也觉得就是像这位网友所提的,可能会有一种隔膜感,这个是我的一点翻译中间的感受。

    • 16:10

      手机尾号8626的网友提问,普希金的诗歌我觉得读起来有隔膜感,是民族习惯风格不同还是翻译的原因?

    • 16:10

      我想今天的发言就到这,谢谢大家,我下面再找几个问题,网友的问题,作一些回答,谢谢。

    • 16:09

      第三个意思就是说,刚才这一行文字的最后说到,这是一个全民投票的结果,也就是这个机场到底以谁的名字来命名,全俄罗斯人,全体的俄罗斯人来投票,最后投在这个普希金的名下,也就是全民票选的结果,也是一种民意。

      最后就说,把莫斯科最大的国际机场,然后命名成普希金机场,这个也反映出来现在俄罗斯官方的一种文化态度,也就是说要借诗歌,借文学,借普希金的名字,来张扬它这个国家的文化实力。这机场是一个硬件,普希金的名字就是一个软件,实际上这个国家一直到现在,实际上还是在重视文学,重视用俄罗斯文学的力量来彰显它国家的这种文化软实力。

    • 16:09

      有一次我问过一个俄国的朋友,一个作家,我说俄罗斯有多少座普希金的纪念碑,他说没有人能数得清,我说那俄国需要这么多普希金的纪念碑吗?他停顿了一下回答我,他说诗人的纪念碑如果比政治家的纪念碑还要多,这总归是一件好事吧,我想就感觉到实际上这个文化和政治之间,世俗的力量和诗歌的力量中间,它一直有一种对峙,有一种角力,我想这个机场的更名实际上在某种意义上也彰显了文化和诗歌的胜利。

    • 16:08

      第一个我觉得这是我在发言一开始说到的,这是俄国给作家立纪念碑,然后给作家留下一个崇拜的对象,这样的一种传统,就纪念碑传统的一个延续,文学纪念碑传统的延续。第二点就是我们刚才说到了,就是这个机场是1959年建成的,莫斯科最大的国际机场,机场国际惯例都是根据机场旁边的一个村庄命名,这个村庄以前是一个俄国贵族,他的名字叫舍列梅杰夫,他的庄园后来得了这个村子的名字,这个村子的名字后来变成这个机场的名字,现在这个舍列梅杰夫这样一个贵族的名字现在被一个诗人的名字所取代,这个我觉得也是像诗歌跟财富,文学家跟帝王将相他们之间在进行一种文化上的角力,几百年以后,普希金的名字终于战胜了这个大贵族的名字,这个中间就让我想起一个事情来。

    • 16:07

      莫斯科机场最新树立的普希金雕像

    • 16:07

      我为了证明这个,我想最后谈一个我刚刚遇到的事情,前几天在6月初我刚刚去了一趟俄罗斯,去了一趟莫斯科,我是6月4日去的,6月6日回来的,回来的那一天,6月6日正好是普希金的生日,普希金的生日在俄国现在是一个官方的节日,每一年在他的这个生日的时候,全俄国都会狂欢一下,放假,大家过一个很有品位的文化节日,这一天,6月6日,在莫斯科的机场上,我看到了一个纪念碑,新立的纪念碑,我在这之前当然知道这个事情,但是我看到这个纪念碑以后,我依然觉得还是有一些震撼,这是一座普希金的纪念碑,放在候机厅的中央,在纪念碑的后边用俄语和英语刻了一行文字,这个文字是这么写的,它说2019年6月5日落成,就指这个纪念碑,以纪念这位伟大的俄罗斯诗人诞辰220周年,根据伟大的俄国姓氏全民投票结果,特以普希金的姓氏命名,也就是莫斯科最大的这个国际机场,现在改名叫普希金机场,这样一个事件,我觉得还是折射出了几种含义,我在中间,把这个事件中间我解读出了这样几层意思。

    • 16:06

      所以这三个因素交织起来,使得俄国文学在当下好像遇到了一种困境,当然我举了这么多困境,我不是在说明俄国文学会消亡,俄国的文学影响一定会日薄西山,我自己反过来我倒觉得对当下的俄国文学还看到这样一个场景,我还暗暗的感觉到有一点庆幸,因为我有一个理由,我就觉得俄国的文学在当下,在一定程度上是回归到了文学自身,也就是我认同的,更认同的那种俄国文学,我觉得文学本身应该更多的是审美,更多的是强调这个文学本身的文学性,我觉得当代的俄国文学实际上是在向自身,回归自身,是在回归它的文学性,回归它的文学属性和它的审美的这个本性。

    • 16:05

      最后一个原因,当然也不是俄国文学遇到的,我想世界所有的文学都遇到的,就是商业大潮,然后现在的这种大众文化,另外还有现在这传媒对传统文学的这种影响,我甚至要说,用一个词是杀伤,因为现在的阅读越来越碎片化,很少有人去抱着纸质的长篇小说去读好几天,然后手机,游戏,影视,这些东西都取代了,在很大程度上取代了以往传统文学所发挥的这个功能,所以文学的这个衰落我想也不光是在当代的俄国,在其他国家,在整个世界都是这样的。

    • 16:05

      第二个原因就苏联解体前后,俄国文学自身也走了一些弯路,苏联解体以后,很多的俄国文学家也觉得俄国文学应该回到欧洲文学去,也就是说他们要模仿欧洲作家的写法,然后欧洲人写现代派我们也现代派,欧洲人写后现代我们也写后现代,结果俄国文学自身的这个特性是有所丧失的,当俄国在解体前后,也产生了一大批后现代主义文学的代表作,杰出的作家,有些作家现在也还很畅销,也很有文学史价值,但是俄国绝大部分作家越来越感觉到,后现代的文学好像不是俄国文学最强大的传统,俄国文学最强大的传统可能还是在现实主义的传统,这个我们不去评价哪种文学会在俄国以后得到更多的发展,但是我们总觉得就是俄国文学在左右摇摆中间,在西方文学和俄国文学自身这两者之间举棋不定,这个是影响到俄国文学最近十年、二十年的发展的。

    • 16:04

      第一个就是苏联解体以后,刚才我们也说到,俄国文学实际上是一个非常入世的文学,非常地面对现实的文学,俄国现在的社会政体相对的也是比较自由的,至少言论是自由的,然后这个文学的生活教科书的角色,作家社会代言人的角色,在苏联解体以后基本上是丧失了,所以文学就是很难再起到聚拢人心的这个作用,也就是文学的意识形态功能消减了以后,最以意识形态功能为特色的俄国文学,它当然面临这种空前的危机,这是第一个原因。

    • 16:04

      谈到当下的俄国文学,我们也许可以给出这样一个结论,这有可能是从19世纪中后期俄国文学在世界范围里边兴起以来,现在俄国在当下的俄国文学,有可能是处于历史的最低谷,现在的俄国文学实际上作家的地位是一落千丈的,文学的社会影响力也是急剧在萎缩,我们能感觉到现在大概在俄罗斯的话,以前所有的作家组织,现在差不多都名存实亡了,变成真正的同仁的小的团体,然后现在很少有作家,我当然指的是严肃文学作家,不是畅销小说家,很少有作家能靠写作来维持生计,然后它的这些文学杂志,高峰的时候在苏联时期往往是数百万份,现在大概也就一两千份,我的一个俄国朋友他是俄国最著名的一个杂志,文学杂志,叫《十月文学》杂志的主编,他叫伊琳娜·巴梅波娃,非常有名的这个杂志。这个杂志有几十年的历史,但是这个杂志从2019年开始就没有再出刊了,当然没有说真实停刊,因为办这个杂志的每一分钱都需要这个老太太自己去化缘,这份杂志没出刊以后,俄国批评家感到痛心疾首,他们写了一篇文章就说,我们这样一个文学杂志,即便是在卫国战争时期都没有停刊,可是现在居然办不下去了,这个杂志的命运实际上是文学在当代俄国社会现实生存状态的一个缩影。当然俄国文学当下不太受欢迎,然后地位下降,水平下降,我觉得有这么三个原因。

    • 16:03

      总之从这四个方面我来解释一下俄国人为什么那么喜欢俄国文学,下面这个时间差不多,我想谈一谈最后这个问题,就是当下的俄国文学的情况问题。

    • 16:03

      所以呢,我们现在经常会谈到,说是每个民族实际上都是一个现象的共同体,但是在俄罗斯这个民族,俄罗斯民族关于自身的这种身份的认同,关于这个国家的道路的认识,也就是说他们这个民族的想象的共同体更多的或者是在很大程度上,就是一个文学的想象的共同体,这个就是我谈的第四个方面。

    • 16:02

      有一位后现代的作家叫维克多·叶罗菲耶夫,他写过一篇文章中间有这么一句话,说19世纪的俄国文学只有一个总的命题,就是现实是不好的,人是好的,我们怎么样去改变不好的现实,让它来吻合好的人,他觉得这是整个19世纪文学的总的命题,如果他这个话说得有一定道理的话,我们可能能感觉到19世纪的俄罗斯文学,实际上它追寻的诉求的最终目的还是俄国的强大和俄罗斯这个民族的强盛。也就是说在俄国文学中间,民族意识实际上是一个主旋律,这一点实际上在20世纪的文学中间,在20世纪倡导多民族的文学,甚至倡导国际主义的文学这样一个语境中间,我们也可以能得到一个印证。有人说过,他说实际上俄罗斯的文学一直是在俄罗斯这样一个大帝国的范畴里边,然后维持俄罗斯性,然后保持俄罗斯扩张以后怎么来用文化来填补这个扩张后的文化空间,以这样的愿望和诉求实际上是一直是吻合起来的,用一句更通俗的话来说,俄国文学往往是把俄国境内的其他的非俄罗斯民族俄罗斯化,俄国文学和作为这个文学的工具的俄罗斯语言实际上是一个非常大的工具。

    • 16:01

      比如19世纪的俄国文学,我们刚才一直在说它是批判的,改造现实的,但是后来我们会发现,俄国19世纪中后期,俄罗斯文学的崛起实际上是跟着几个大的历史事件相关的,比如1812年打败拿坡仑以后,俄国人的民族意识空前高涨,比如说1861年废除奴隶制以后,整个俄罗斯的民族意识也是空前高涨的,这个时候我们刚才说的19世纪的中期到后期正好是俄国文学的成熟时期,我们甚至要说19世纪批判现实主义的文学,它的批判实际上某种意义上是小骂大帮忙,也就是说19世纪的俄罗斯文学实际上它整体的朝向还是在谋求俄罗斯民族的强大,俄罗斯国家的强大。

    • 16:00

      最后一个原因就是俄罗斯文学和俄罗斯民族意识的关系问题,我前不久发表了一篇文章题目就叫做俄罗斯文学与俄罗斯民族意识,我在这篇文章中就是把俄罗斯文学历史上几个大的文学的崛起的时期,然后都跟俄国历史上比较几个,俄国历史上几个比较大的事件,以及由这些大的事件所激发出来的民族意识的空前高涨结合起来考察,我突然发现这两者之间往往就是吻合的,也就是说俄国文学最发达的时期可能就是俄国民族意识高涨的那个时期,这个发现对我自己来说我觉得也有某种感到很惊讶的地方。

    • 16:00

      还有一个方面,这个也是我最近思考的一个问题,也许不是一个很恰当的表述,比如说我们刚才说的19世纪的俄国文学,甚至是20世纪很多的俄国文学,都是在批判现实,然后都是号召人来与现实的存在保持一种对峙的关系,但是反过来悖论的是俄国的普通文学读者对俄国作家的崇拜,对文学的这种崇高的理想的崇拜,往往又是跟他们反专制的这样一种社会态度和政治态度形成了一种反差,也就是在政治学、社会学的领域,这些俄国的文学的创作者和阅读者他往往是反专制的,但是在文学领域里边,他又是崇拜偶像,有的时候我甚至想用一个词就是文学的奴性来归纳这样一种现象,我觉得这三个方面都可以让我们感觉到,就是在俄罗斯的民族性格中间,有某种特别的气质,让他跟文学跟艺术特别接近特别吻合,这个是我们说的俄国人爱上文学的第三个原因。

    • 15:59

      比如说我们都知道白银时代的有一个作家叫别雷,他提出一个很重要的概念叫创造生活,他就说生活如果是不理想的话,那么我们要通过文学和艺术再造一个更理念更完美的现实,我们知道高尔基也提过第二自然这样一个概念,就是说第一自然就是我们面对的这个自然,文学和艺术可能是一个第二自然,而且这个自然可能比第一个自然更真实,更吻合人的这种存在的本性,像这些东西我们还可以找到很多很多的例子,我后来用了一个概念来总结这个现象,我觉得在俄国人的民族性格中间,有一种审美的乌托邦的这样一种倾向,就是他们会把现实看成是一种美学理想的这种载体,这个是我们在说俄国民族性跟俄国文学比较贴近的这第二个方面。    

    • 15:58

      这个是民族性格它的第一个表现,第二个就是俄国人经常会有意无意的混淆文学和生活,艺术和现实两者之间的关系,他们经常会把文学生活化,把生活文学化,就是生活中间的这种喜爱文学,就是文学的生活化,但是把生活文化化,就是他们把现实生活也看成是文学的作品内容和表现形式,我们刚才提到,他说俄国人在读《战争与和平》的时候他会觉得娜达莎的第一次舞会那是真实的历史事实,实际上我们在俄国文学发展中间,这些俄国大的作家提出来的一些概念中间,我们也能感觉到这种,在有意无意的混淆文学和现实这两者关系的时候的一些思维贯式。

    • 15:57

      第三点我们是从俄罗斯民族性格的角度来看一看俄国人和文学的这种天然的接近,接触过俄罗斯的人可能都知道,俄国人是一个比较情绪化的民族,他们经常会走极端,俄国有个哲学家叫贝尔加耶夫他也说过,他说俄国人可能是世界上最具有矛盾性的民族,他说,比如说俄国人是最具有反叛精神的,最具有无政府精神的这样一个民族,但是与此同时俄罗斯人又是世界上最效忠专制制度的,或者换句话说就是最有奴性的这样一个民族,比如俄国人最阳光,善于打仗,很尚武,但是俄国人又非常多愁善感,非常心细,非常愿意去体味痛苦。俄国人非常粗犷,但是俄国人精细的地方也非常细致,就是这个民族的矛盾性特别强。那矛盾性如果说在维持政治的稳定上,如果说不利的话,但是他用来做文学和艺术那是最好的,因为我们经常会说做文学艺术的人往往就是需要豁得出去,需要把矛盾情感发展到极致,所以俄国人有的人说俄国人这种民族性格来说每个人都是天生的艺术家。

    • 15:55

      总结一下第二个原因,就是在一个相对专制的制度里面,文学变成一个自由精神的体现,为大多数人说出了别人说不出来的话,或者不敢说的话,俄国作家和诗人一下变成了具有正义感的社会代言人,所以俄国文学和作家都受到更多的敬重,更多的尊重,更多的崇拜,这是第二个原因。

    • 15:54

      但是我们知道文学可以为老百姓发声,但是其他的政治学、社会学更容易发声。但是在俄国的话,因为专制的传统比较深厚,其他的途径很难发出普通百姓对社会的这种抗议、不满、怨诉,但是文学相对而言有一个便利的方式,因为文学可以通过一种影射的方式来表达人民对自由的这种渴望。所以俄国文学在很长一段时间里边,它就变成了一种,一种知识分子发出良心的声音来的唯一渠道,也变成了底层的百姓表达自己愿望的这种主要的途径,所以俄国文学采用一种方式:伊索式的寓言,就是通过一种寓言的方式来表达出一种对社会的抗议,这就变成俄国的一种范式,一开始可能就是一种被迫的方式,最后可能变成俄国文学的一个美学的特征,就是整个俄国文学变成巨大的隐喻,这样的方式最后变成俄国文学特殊的美学风格了,布罗茨基调侃过19世纪的俄国批判现实主义文学,他说审查制度,书刊审查制度就是俄国文学之母。

    • 15:51

      它是为大多数人说话的,是为小人物说话的,所以俄国作家就变成了我们所说的民族的良心,然后变成了一种正义的声音,喉舌,这样的文学当然会受到大家的尊重,这个是从文学的内容上来说。

    • 15:51

      第二个就是我们知道俄罗斯的农奴制存在过很长时间,这个国家的专制政治体制延续的时间和统治实际上是比较厉害的,也就是在欧洲几个大的国家中间,这个国家相对而言更专制一些,统治者的统治严格一些,那在这样的一个国家中间,它的言论的自由、公民的权利,相对是薄弱的。至少是在19世纪,我们突然会发现,这些作家虽然都是出身于贵族,他本身是统治阶级的一员,但是他们往往都成为了这个阶级的叛逆者,变成了所谓忏悔的贵族,他们是为老百姓说话的,为老百姓请命的,在他们的文学中间实际上都是在提倡一种人道主义,对弱者的同情,对小人物的同情,文学变成一个跟专制制度对峙的这样一种声音,这样的文学当然会受到普通百姓的喜欢,这个文学就变成一种良心的文学,然后鼓吹弘扬社会正义、社会平等的文学,那这样的文学当然肯定会受到普通大众,受到这个国家多数人的打心眼里边的一种尊重,因为他说出了很多老百姓内心的声音。

    • 15:49

      我在美国生活过一年,我在美国的时候租住在一个很小的镇子里面,我的房东是一个意大利裔的美国人,他开了一家小的理发馆,平常见男主人天天收拾院子弄草坪,好像也没有太多的时间去阅读,或者是做什么案头工作,但是有一次我们聊起天来,他知道我是去耶鲁大学研究俄罗斯文学的,他居然也能说出来一串俄国作家的名字,也就是说我们提到俄国,我们可能不知道俄国的技术,不知道俄国其他方面的东西,但是我们一定会知道俄国文学,甚至是说出一串俄国作家的名字来,这个就是俄国文学这种深远的世界影响的一个小小的例证,这个是我要谈的俄国人为什么喜欢文学的第一个原因,就是文学为他争足了面子,那他们喜欢文学这也是天经地义的事情。

    • 15:49

      也就是说,俄国人在文化上的自卑从这个时候开始就再也,就荡然无存了。后来陀思妥耶夫斯基在普希金的纪念碑上发表了这个演讲之后不久,在他写了这一篇关于《安娜·卡列尼娜》的文章之后不久他就去世了,陀思妥耶夫斯基的去世不仅让俄国人,也开始让欧洲人,西欧人意识到,这是一个伟大的文学天才。通过普希金的纪念碑,通过托尔斯泰的小说,通过陀思妥耶夫斯基的离世,整个西欧,整个世界开始意识到俄罗斯民族,这个民族可能是一个文学的民族,可能是一个文明的种族,可能是一个具有文化文学强大的文学创造力的这样一个国度,这个就是俄国人爱上文学是因为文学开始为这个国家争得了非常多的正面评价,也就是说整个欧洲和西方改变对俄国人的看法,实际上是从俄国文学开始的,我们一直到现在能感觉到,俄国文学在俄罗斯国家形象中间的正面作用。

    • 15:48

      在纪念碑树立的前后,托尔斯泰完成了他的第二部小说,在《战争与和平》已经写出来以后,欧洲人已经对托尔斯泰这个作家刮目相看了,当然也对俄国文学刮目相看,但是他们依然觉得这个《战争与和平》它不是一个欧洲意义上的小说,也就说俄国人也许还写不出第一流的家庭小说,爱情小说,悲剧小说,但是托尔斯泰把《安娜·卡列尼娜》拿出来之后,所有的作家,欧洲的作家,西欧的作家,也都心服口服了。当时陀思妥耶夫斯基在他创办的杂志《作家日记》上发表了一篇文章,题目就叫做《安娜·卡列尼娜》作为一个文化现象,作为一个文化事实,他在这个文章的开头叙述他在涅瓦大街上遇到了另外一个俄国的作家冈察洛夫。这个作家跟陀思妥耶夫斯基说,你读过托尔斯泰的《安娜·卡列尼娜》了吗,陀思妥耶夫斯基说我当然读过,冈察洛夫就特别激动,他用手指着西边的天空说了一句话,说他们肯定写不出这样的小说来,他们就指的是西欧国家。陀思妥耶夫斯基把这样一个街头的偶遇写到这里头,他就写了这样一段话,大意是,看,我们俄国作家终于写出了连西欧作家都写不出来了作品,他说你们当然也会发出一阵窃笑,说这有什么了不起,这不就是一部小说而已吗?陀思妥耶夫斯基说。是的这就是一部小说,但是这部小说就像大海里面的一滴水,它能折射出来一个俄国人天赋的这样一个阳光,然后就觉得俄国人实际上他们在文学上写的像西欧人一样好,甚至还超过西欧人,那他也可以在精神创作领域里边创造出来比西欧人更优秀的精神文化遗产。

    • 15:45

      他说在1880年前后相继发生了三件事情,第一件事情就是前边说到的普希金纪念碑在莫斯科市中心的建立,我们刚才也说了,这个实际上是全俄国第一座为诗人树立的纪念碑,以前的纪念碑都是为帝王将相树立,这是第一次有了一个文学家的纪念碑。在这个纪念碑的揭幕典礼上,作家陀思妥耶夫斯基和屠格涅夫都被邀请到典礼上,这两个作家当时的关系非常紧张,会议的主办者怕他们在会上打起来,安排他们两个人不在同一天发表演讲,结果没想到这两个作家他们演讲的内容都空前的一致,他们的演讲就想说明什么问题呢,他就说,现在我们的莫斯科,我们俄国人有了第一座诗人的纪念碑,有了这座纪念碑我们就能意识到普希金是一个伟大的诗人,是我们俄罗斯民族,不光是文学智慧,也是我们这个民族文化天赋的一个象征,有了普希金我们就可以跟世界,跟欧洲的那些国家说我们也有我们的天赋,我们俄罗斯人也是有文学的民族,也是有文化的民族,也就是说我们在文学上,在文化上找到一个突破口,俄国从此就变成了一个文明的国家,再也不是西欧人心目中间野蛮的国家,我们基本上是达到了欧洲的文明的最新的高度,这是第一件事情。

    • 15:41

      第一点,俄国文学为俄国人和俄罗斯挣得了足够的面子,就是俄罗斯这个民族,它在世界上挣得的这种好感,在很大的程度上就来自于俄罗斯境外的人对俄罗斯文学的接受和理解,我意识到这个问题是在大约10年前,我请到了我的一个俄国朋友,他是俄国科学院的院士,俄国文学研究所的所长,我请他到中国社科院外文所做了一个讲座,他讲座的题目叫西方的俄国观,他在这中间提到的一个观点让我们感到很新颖,他就觉得实际上俄罗斯人,俄罗斯这个民族,虽然在彼得大帝改革以后,就已经成为一个欧洲的列强之一,他也说俄罗斯这个国家虽然是在亚历山大一世的时候就打败了拿坡仑,然后用他的话说就解放了整个欧洲,但是他觉得欧洲世界对俄国人,实际上这个好感是不够的,说一句通俗的话就是说你虽然打胜仗了,但是欧洲很多那些大的民族他在内心里边实际上是看不起俄国人,俄国人自己也强烈的意识到这一点,但是这个俄国科学院的院士在讲座中间说道,大概在1880年左右,欧洲对俄国人的看法产生了一个巨大的转变,用他的话说就是从轻视变成了尊重,从误解变成了好感,说为什么会从1880年开始就会产生这样一个突转产生这样一个变化呢?

    • 15:39

      第一个是俄国文学对俄罗斯国家正面形象产生过程中间所起的作用;第二个方面想谈一谈俄国文学它在俄国社会中间所起的作用;第三个就是俄罗斯民族性格跟俄罗斯文学的关系;最后一个就是俄罗斯民族意识跟俄国文学的关系。我想通过这四个方面来谈一谈俄国人为什么那么喜欢文学。

    • 15:38

      第一个问题我们谈俄国人热爱文学的种种表现形式,第二个问题我们谈了谈俄国文学它自身的这种优秀品质在什么地方,它是怎么体现的,那我们第三个问题就要谈一谈俄国人为什么会爱上文学,这个我想从下面四个方面来谈。

    • 15:38

      所以我们从这两个方面,一个是俄国文学的它的自身的品质和它的世界影响,第二个从俄国文学的特质和它在社会中间的独特作用,这两个方面,来论证俄国文学可能是俄罗斯民族最好的精神的产物,这个也是我们要谈的第二个问题,下边我们就谈到我今天发言的一个主题了,也就是说俄国人为什么会这么爱文学。

    • 15:37

      说到俄国文学在俄国社会中间的影响,我们还可以从另外一个角度来看,就是俄国有一个大诗人叫叶夫图申科,他在2015年到中国来访问,这个诗人在苏联时期非常有名,他在体育场里边举办诗歌朗诵会,经常会有好几万人参加。他在一部长诗中间写过这样两句话:在俄罗斯,诗人是大于诗人的。我后来把他这句话改用了一下:在俄国文学往往是大于文学的。也就是说,在俄罗斯文学不光光是一个文学,有的时候它变成一个大文学,或者变成一种雅文化。我们知道,俄国的哲学相对于文学来说是不发达的,甚至连俄国的神学,甚至连俄国的思想史相比俄国的文学和俄国的文艺学,它也是相形见绌的,我们当然觉得这个中间的原因肯定就是因为文学一家独大,文学在某种意义上取代了思想史,扮演了思想武器这样的一种角色。

    • 15:35

      我们知道在俄国社会和俄国文化中间,一直存在着一个现象,我们将其归纳成文学中心主义,就是在俄国的文化史上一直有一个文学中心主义的现象,在社会中间,文学是占据着某种中心位置的,作家和诗人是在社会中是精神的导师,他是民族的粮食,然后文学对于其他相关的艺术领域,比如说绘画,比如说音乐它的影响是非常大的,在俄国几乎每一个大的画家都曾经画过某一个文学家的肖像或者说为某一部文学作品画过插图,几乎所有大的作曲家都为某一首著名的诗歌谱过曲,或者根据某一部文学作品、名著改变过歌剧或者舞剧、音乐,也就是文学和作家一直在社会整体的文化生活中间扮演着举足轻重的引导者的角色,这个也是在其他国家,不能说没有这个现象,但是总不像在俄国体现得这样淋漓尽致,这样典型。

    • 15:34

      总而言之吧,就是在19世纪、20世纪,俄国的文学都体现出了非常高的品质,也产生了世界性的影响,所以文学是俄国最好的东西之一。刚才我们是从俄国文学本身的品质和世界影响这个角度来谈俄国文学为什么是它们民族最好的东西,下面我们还可以换一个角度,就是看一看俄国文学它的功能和在它本身的这个社会里边所起到的作用,来谈一谈俄国文学的这种价值。

    • 15:33

      下面我们再说20世纪。20世纪的文学,我们叫它俄苏文学也好,叫苏俄文学也好,叫苏联时期的俄国文学也好,或者俄国文学的苏联时期也好,总归说的是20世纪期间70多年的文学,这些文学有一段时间我们觉得它过于意识形态化,大家对它的评价不是特别高,但是现在随着苏联成为了历史中间的一个段落,随着苏联文学也成为历史的研究对象,我们会发现这个文学中间它的一些特色和价值,实际上开始慢慢的又得到重新认识,我们觉得它跟19世纪的俄国文学,实际上是有某种深度的关联的。

    • 15:31

      在俄国文学的黄金时代还没有完全过去的时候,在托尔斯泰和契诃夫还健在的时候,俄国已经开始了另外一个同样辉煌的文学时代,这就是我们现在说到的白银时代,在白银时代又出现了天才成群诞生的这个场景,在短短的二十年时间里边,然后诞生了十几位世界一流的诗人,作家,白银时代这个现象实际上后来因为十月革命出现了一个强制的终止,后来有些作家就去了世界其他地方,把俄国文学的种子又撒播到世界各地去了。最可贵的就是白银时代主要是一个现代主义文学的时代,然后从俄国的白银时代开始,整个世界和世界文学进入了一个现代派的时代,比如说白银时代的几个诗歌流派,象征派、阿克梅派和未来派,最后都改变了世界诗歌的整体的面貌,白银时代还出现了一些画家,音乐家,也出现了一些文学理论家,这些都在世界范围里边产生很大影响。

    • 15:29

      关于俄国文学还有很多说法,比如说吧,有一本用英语写成的世界短篇小说史,它中间会说世界上有四大短篇小说家,他给出的四个最大的短篇小说家就是法国的莫泊桑,美国的爱伦·坡,另外两位都是俄国人一个是果戈理一个是契诃夫,比如说现在有一种统计,说在当下的世界各个国家的剧院中间,商演、剧作最多的两个剧作家,古典的经典的剧作家就是莎士比亚,然后现代的剧作家就是契诃夫,这样的一些例子我们可以找到很多,总归是说什么呢,就是俄国文学在黄金时代达到了一个世界级的顶峰。

    • 15:28

      契诃夫

    • 15:28

      陀思妥耶夫斯基

    • 15:27

      托尔斯泰

    • 15:27

      普希金

    • 15:23

      但其实俄国的这些黄金时代的大作家,他们的创作最集中出现的时候实际上是从19世纪三四十年代,然后一直到八九十年代,在短短的三四十年、四五十年的时间里边,俄国文学从一个在欧洲和世界上默默无闻的文学,一下变成了世界文学的顶峰,这个实际上确实是人类文学史上一个,不能说前所未有的,但总归是非常罕见的一个文学现象。我们后来再说到拉美文学的时候,经常会用文学爆炸这样一个词,其实在19世纪中后期的俄国文学,也曾经出现过现实主义文学的大爆炸,现在我们在谈论世界文学史的时候,经常会谈到一个现象,就是说世界文学发展的历史,人类文学的发展历史,到目前为止出现了三个高峰,第一个高峰就是古希腊罗马的神话,然后第二个高峰就是莎士比亚为代表的英语文学,第三个高峰就是从普希金到托尔斯泰到契诃夫的俄国现实主义文学,也就是俄国文学实际上是达到了人类文学的发展历史上的一个高峰。

    • 15:22

      其实普希金在如此之短的时间里边,创作出了如此之多的作品,创造出了如此有价值的文学作品,我们觉得这个就像是一个奇迹,一个天才的这样一个创作的过程,但是其实他在很短的时间里边创造出来非常多、非常好的这个文学作品,他的这样一个个人的创作经历实际上也是19世纪整个俄国文学的一种象征,一种缩影,俄国文学实际上也就是在短短的二三十年时间里边达到了一个很高的水平,我们有的说他是崛起,或者是腾飞,实际上俄国文学真正的崛起就是从普希金开始,甚至我们要说的可能还是从普希金去世这个时候开始,也就是19世纪的30年代,然后到普希金之后,还有果戈理,还有陀思妥耶夫斯基,然后一直到托尔斯泰和契诃夫,这十几个大作家,实际上他们生活的时间大约是在同一个时代的,也就是19世纪的中后期,这样一个文学时代我们现在一般把它叫做俄国文学的黄金时代,这个黄金时代我们可以大致的把它划分在普希金的出生,我刚才说了1799年,然后到一般认为的俄国现实主义文学,19世纪现实主义文学的最后一个大家契诃夫,他是在1904年去世的,也就是说拉长一点说,从普希金的出生1799年到契诃夫的离世1904年,也就是100年多一点的时间。

    • 15:20

      我们现在谈的俄国文学,一般如果不加任何限定的话,我们一般会指的是19世纪的俄国文学,20世纪的俄国文学,这是两个大的板块。当然在这之前可能还有俄国的古代文学,然后我们现在也有俄国的当代文学,在世界范围里边影响最大的还是19世纪的俄国文学以及20世纪的某些种类的俄国文学。其实俄国文学它成熟的时间远比我们想象得要晚,我们知道俄国文学中间的第一个大诗人是普希金,普希金出身在1799年,也就是18世纪的最后一年,他从十几岁就开始写诗,但是他的文学生活真正开始实际上还是在19世纪的20年代,我们知道1837年他已经在决斗中间去世了,也就是说他的真正的文学创作也就是持续了二十多年,当然在这二十多年中间他留下了大量的作品,留下了各种各样题材的作品,我们现在在谈论普希金的文学遗产的时候,我们往往很难想象他实际上只写作了二十多年,他只活了三十多岁。

    • 15:18

      第二个问题,我们要来看一看俄国人爱好文学,俄国人也确实也有爱好文学的这种条件和资本,因为俄国文学也有可能是俄国这个国家最好的东西,这个我们同样的也可以从两个方面来展开来讨论这个问题,我们来说,俄国是一个地大物博的国家,俄罗斯人也是具有创造力的民族,这个国家创造出来很好的东西,很多好的东西,有的是资源的,有的是他们这种民族智慧的结晶,比如说我们一提到俄国,我们就会说它的航天技术非常好,它的军工生产的水平很高,我们提到俄国的地大物博,我们会说它的石油天然气的储量很高,然后它的木材质量很好,我们到过俄国的人我们会买一些纪念品,经常我们会买它的巧克力,买它的鱼子酱,买它的伏特加,这些东西当然都是俄国很好的产出,但是我觉得俄国最好的东西可能还是它的文学和艺术,我们想从这样两个角度来谈,一个就是俄国文学自身的这种价值,它的这种品质和它的世界影响。

    • 15:17

      说到文学在日常生活中间的渗透,我们还可以换一个角度来谈,前不久我们在中国社会科学报上举办了一个笔谈,就是谈文学与国家形象的关系问题,中间我们邀请到一个俄国的作家,他叫洛尔金(音)。他写了一篇文章后来是我翻译的,他的文章中间有一句话给我留下的印象特别深,他就说,在我们俄罗斯人的意识中间,在普通的俄国人的意识中间,我们不认为一些文学名著中间的这些文学的情节,作家虚构出来的情节,是虚构的,认为它是一个文学的事实,更是一个历史的事实,比如说他举了三个例子,他就说,比如说《战争与和平》中间的娜达莎第一次参加舞会,比如说在《罪与罚》中间杀人的那个场面,他认为这些在一般的俄国人心目中间觉得这不是小说中间的虚构情节,而是俄国历史上真正有过的事情,所以我们就说,在俄罗斯,文学是在日常生活中间扮演着很重要的角色的,从这三个方面,我们可以真切的体会到俄罗斯人是一个爱好文学的民族,这个是我要谈的第一个问题。

    • 15:14

      第三个,就是文学在俄罗斯人日常生活中间的渗透,比如说俄国人他也要走亲访友的,也要互相聚会,但是如果在做客的时候,这个客人会带一本诗集送给这个主人,那这个被送的人,就是礼品的,这个送礼的人和受礼的人都会觉得非常开心,因为觉得这是一个很有品位的礼物。在俄国的商店里边,在旅游点,我们可以看到很多很多以作家的名字命名的商品,做出来的纪念品,比如说我们可以在商店里边买到普希金牌的巧克力,普希金牌的伏特加酒,然后有普希金头像的T恤衫,也有以其他的作家、头像做装饰的这些纪念册,然后笔记本,然后书包、手袋等等等等,也就是说在整个俄罗斯社会里边,作家是可以成为一个标签的,然后文学是可以成为商业消费的对象的,这个就是我们所言的,就文学在日常生活中间的渗透。

    • 15:13

      第二个现象就是俄国人,因为这个作家诗人非常受崇拜,那很自然的一个方式就是很多的人都想自己也成为受人崇拜的作家或者是诗人,大概从19世纪俄国文学开始发达以后,这个作家梦,成为一个作家的理想,作家梦,就成了很多俄国人心里边挥之不去的一个理想,在俄国喜欢读文学作品的,自己尝试过写作文学作品的人,他在国民中间所占的比例可能是在世界上是名列前茅的,有一位西方的俄国文学研究者他甚至把在苏联时期绝大部分知识分子都有过文学作品的写作经历这样一个现象称作是一个全民的书写狂,也就是对文学的这种书写,这种表达的方式和愿望,他觉得已经进入一种癫狂的状态,是一种病态,是一种疾病,这个就是俄国人对文学的爱好的第二个表现。

    • 15:12

      我研究过布罗茨基这样一位作家,他以前是生活在苏联,后来他去了西方,去了美国,所以现在在俄语中间我们可以说有一个词翻译成中文就是布罗茨基学,当我到美国去搜集布罗茨基的研究资料的时候,我跟俄国人说布罗茨基学的话,他们是会懂的,他们知道俄语中间有这样一个词汇,但是你跟美国人说的话,很少有人会知道这个单词,甚至是在美国研究俄罗斯文学的学者,甚至是研究布罗茨基的学者,他也会笑着告诉我,说在英文中间没有这样一个单词,这个就会感觉到,就是作家、诗人在一个社会中间受崇拜的程度,那我想在俄国显然是胜过在美国的,我想也胜过在其他国家,这个是我们说俄国人比较崇拜文学的第一个现象。

    • 15:10

      在俄语中间,几乎我们可以在每一个大作家的名字前面,或者后边,加上崇拜这样一个词,比如说从普希金崇拜,然后到托尔斯泰崇拜,现在最新的又开始出现了布罗茨基的崇拜,然后在每一个大作家的后边也可以加上一个词,就是学,学问,比如说有普希金学,有高尔基学,也有布罗茨基学。    

    • 15:10

      在俄国稍稍有名一点的作家,文学史上我们读到的这些作家,在他死后,他曾经生活过的地方,他的故居,他的上过学的地方,甚至是他住过一夜的旅馆,都会变成一个纪念性的场所,有的甚至就辟成了一个博物馆,常年的卖票供大家去瞻仰,供大家去缅怀。也就是在俄国,作家和作家的这种生活的遗迹都变成了一种朝圣的对象,这个就是我们经常会说在俄国有一种作家崇拜的现象,一种要把文学神圣化的这样的一种倾向。

    • 15:09

      其实俄国的纪念碑的传统并没有我们想象的那么悠久,俄国第一座为文学家或者诗人建立的纪念碑是1880年树立的,也就是现在在莫斯科市中心的普希金广场上的普希金纪念碑,从1880年到现在,实际上也就是一百多年的时间,但在这一百多年的时间里边,在莫斯科这一座城市就会有上千座的文学家、诗人、作家的纪念碑,这个好像在世界上其他的城市里边还是比较罕见,这个就是我们所说的俄国人爱好文学,然后崇拜作家,崇拜诗人的这第一个表现,跟这些鳞次栉比的纪念碑形成呼应的就是作家的故居博物馆。

    • 15:08

      比如说如果大家有机会去到莫斯科的话,或者去到俄罗斯的任何一个城市,我们都可以看到,到处都是纪念碑,这些纪念碑中间十有八九都是给作家、诗人、文学家树立的,比如说我最近几年每年都会去莫斯科一次两次,我每一次去几乎都能撞上一座新立的文学家的碑,比如说最近几年给俄国作家树的纪念碑就有给布罗茨基树立的纪念碑,给俄国一个后现代的作家叫叶罗菲耶夫树立的纪念碑,前几天刚刚去过莫斯科,我突然发现在它的文学家餐厅的对面又新立了一个纪念碑,这个纪念碑的主人是谢尔盖里哈伊诺夫(音)也就是说在莫斯科的每一个公园,每一个林荫道,甚至是每一个街心花园,都会遇到一个纪念碑,有的人说莫斯科总共有3000座纪念碑,有的人说是有6000座,当然在俄语中间它会把纪念碑和这种雕像把它当成一回事,比如公共场合下的一座雕像他们也认为是一座纪念碑,如果把这些东西都算上可能会有数千座,我想在这中间至少会有一半甚至更多的会是作家的纪念碑。

    • 15:05


      我在俄罗斯生活过,作为我的一个很深切的感受,我就觉得这个民族是非常爱好文学的,甚至我要说俄罗斯人好像是某种意义上的文学动物,下面我可能会从三个角度,三个现象,来向大家介绍一下俄国人对文学的一种爱好的这种程度。

    • 15:04

      下面我开始谈第一个问题,俄国人有可能是世界上最喜欢文学的民族之一,大概是在最近几年,中国人关于俄罗斯人突然有了一个新的称呼,把他称作是战斗民族,网上流传着一个网剧,它原来的名字叫《我怎样成为了一个俄国人》,但翻译成中文以后这个网剧的名字就变成了《战斗民族养成记》,说俄国人是一个战斗民族当然是没错的,因为俄国人很善于打仗,也经常打胜仗,但是把俄国人的民族特性仅仅归纳成战斗民族也许是不全面的。

    • 15:03

      此次直播,我们为各位网友准备了刘文飞老师翻译的普希金作品选以及刘文飞老师撰写的俄罗斯文学史的签名本,请大家积极参与互动,在直播最后,我们将抽出五位网友,送出刘老师的签名本。

    • 15:01

      刘文飞:大家好,我是首都师范大学外语学院的老师刘文飞,今天非常高兴来到中国作家网直播间与大家谈一谈俄国文学,我今天要谈的题目是俄国人为什么喜欢文学,我可能会谈一谈俄国人是怎样喜欢文学,以及俄国人这么喜爱文学的原因。

    • 14:58

      各位网友大家好,第六期文学直播间马上和大家见面,今天我们邀请到了首都师范大学教授、俄罗斯文学翻译家刘文飞,为大家讲述“俄罗斯人为什么爱文学”

    • 133****9300 :15:00
      期待

    • 133****9300 :15:00
      可以收看了。

    • 183****1776 :15:05
      普希金

    • 159****5316 :15:06
      没多少人啊?

    • 183****1776 :15:06
      故居

    • 183****1776 :15:07
      托尔斯泰

    • 183****1776 :15:07
      崇拜

    • 177****9321 :15:07
      《钢铁是怎样炼成的》是前苏联作家尼古拉·奥斯特洛夫斯基所著的一部长篇小说,于1933年写成。

    • 150****1374 :15:12
      听讲座,受教益。

    • 136****3431 :15:15
      【礼品】【礼品】【礼品】

    • 150****7541 :15:20
      老师好

    • 151****8521 :15:22
      求老师讲一讲纳博科夫啊

    • 主持人 回复 138****9730 : 14:47
      是的,我们有阅读关注俄罗斯文学的传统

      138****9730 :
      俄罗斯文学中国人熟悉,可惜现在翻译的少了。

    • 主持人 回复 158****7099 : 15:07
      非常感谢您的关注

      158****7099 :
      教授您好,我是首都师范大学文学院的毕业生,对外国文学、比较文学很感兴趣,遗憾当年没有开设比较文学专业,特来听您讲讲俄罗斯人的俄罗斯文学。

    • 主持人 回复 153****7825 : 15:08
      谢谢您的关注,稍后文学直播间还有更多有趣策划,欢迎关注

      153****7825 :
      谢谢中国作家网,谢谢刘文飞老师!

    • 156****8626 :15:25
      非常喜欢俄罗斯文学,敢写中国作家网的直播节目

    • 主持人 回复 138****4192 : 15:25
      可能网速问题,您再耐心刷一下试试

      138****4192 :
      好卡

    • 主持人 回复 150****1374 : 15:27
      谢谢您的关注和参与,稍后还有更多精彩策划,值得期待。

      150****1374 :
      刘老师的讲座平易近人,很有风范。感谢中国作家网给了我们这个机会,也感谢管理员老师发信息通知我,谢谢!

    • 主持人 回复 139****0778 : 15:27
      刘老师的分享结束后设有提问环节,欢迎您提问关注。

      139****0778 :
      能否请老师讲一讲俄文学对中国作家创作的影响?

    • 主持人 回复 139****4480 : 15:25
      热情的同学,谢谢你关注

      139****4480 :
      我请假了听课,能听到如此高大尚的课真幸福

    • 主持人 回复 182****2081 : 15:20
      稍后设有提问环节,欢迎参与关注

      182****2081 :
      《大尉女儿》中的文学形象普加乔夫,反映了天才作家普希金怎样的创作意图?

    • 主持人 回复 158****7099 : 15:20
      您是俄罗斯文学粉丝:)

      158****7099 :
      在下还参加过唳天剧社改编契诃夫作品的话剧表演【愉快】

    • 主持人 回复 136****8410 : 15:18
      哈哈帅得很瞩目:)

      136****8410 :
      刘老师好帅!

    • 主持人 回复 156****1742 : 15:19
      同感:)

      156****1742 :
      文学气息浓厚渗透到日常生活里精神境界很饱满啊

    • 主持人 回复 137****5269 : 15:19
      民族性格是多面的,通过今天的分享,期待与大家共同读懂一部分的俄罗斯民族:)

      137****5269 :
      从电视里看,俄罗斯人,尤其是男性,都很严肃,有些激进,甚至有些暴躁,俄罗斯人那么喜欢文学,内心不是比较柔软一些的吗?但俄罗斯人,看上去,好像还是比较刚烈。

    • 主持人 回复 157****7907 : 15:24
      沉静厚重的力量

      157****7907 :
      好喜欢俄国文学给人精神的力量

    • 主持人 回复 150****1374 : 15:08
      感谢您收看,欢迎继续关注文学直播间,更多精彩更多期待。

      150****1374 :
      第一次听刘老师的讲座,很高兴。感谢中国作家网给我们提供这么好的机会。

    • 主持人 回复 159****5316 : 15:11
      还有很多小伙伴一起听:)

      159****5316 :
      除了我,还有人么

    • 主持人 回复 151****8521 : 15:17
      经典

      151****8521 :
      普希金:假如生活欺骗了你,不要悲伤!

    • 主持人 回复 130****2838 : 15:04
      祝愿有一天梦想成真

      130****2838 :
      好想去俄罗斯

    • 主持人 回复 188****3900 : 15:06
      您可以慢慢听今天的分享,相信能有答案:)

      188****3900 :
      依照老师的分析,那是不是意味着俄国人的文学氛围非常浓厚呢?

    • 主持人 回复 156****8626 : 15:27
      稍后设有提问环节,欢迎与老师探讨您感兴趣的问题

      156****8626 :
      普希金的诗歌市俄罗斯文学的开创者,评价很高,读起来有隔膜感,也没觉得特别好,是民族习惯风格不同,还是翻译的原因?

    • 157****7907 :15:28
      希望老师讲讲俄罗斯的流亡作家【愉快】

    • 156****9005 :15:34
      可以聊一聊童道明和契科夫吗

    • 151****8521 :15:36
      俄罗斯男性多叫“夫”“斯基”,女性多叫“娃”,很有意思啊

    • 主持人 回复 150****1374 : 15:36
      这个可以有,欢迎您关注文学直播间:)

      150****1374 :
      请刘老师有机会给我们谈谈俄国文学与中国文学之间的比较就好了?

    • 177****9321 :15:41
      文学为他们挣足了面子

    • 主持人 回复 156****9005 : 15:42
      怀念先生,精神不朽。

      156****9005 :
      提问环节可以聊一聊童道明和契科夫吗,童先生今天离世了,先生千古

    • 主持人 回复 137****7282 : 15:45
      感谢您关注和参与,今后还有更多精彩内容,欢迎您继续关注文学直播间:)

      137****7282 :
      我是北京外国语大学的一名博士生,很感谢中国作家网为我们请来了俄罗斯文学研究专家刘教授,讲座内涵丰富,刘老师语言凝练简洁,受益匪浅。

    • 主持人 回复 156****8626 : 15:46
      经典给世人以启迪,这是文学的力量。

      156****8626 :
      苏联时期的文学,很多是世界文学宝库的经典之作

    • 主持人 回复 132****0503 : 15:46
      民族性格是多面的,我们今天就是从文学的角度解读俄罗斯民族,感谢您关注

      132****0503 :
      俄罗斯又称战斗的民族,和文学有冲突吗?

    • 151****8521 :15:48
      俄国文学对鲁迅影响不小,对中国现代文学影响也很大。刘老师可以谈谈俄国文学对中国“五四”那一批现代作家的影响。

    • 137****4507 :15:48
      库里宾:“艺术的诗即艺术的理论”

    • 136****8219 :15:49
      主持人您好:能否请刘老师讲一下陀思妥耶夫斯基和他的作品吗?谢谢!

    • 155****9151 :15:49
      终于听到了刘文飞老师的讲座

    • 主持人 回复 137****6656 : 15:49
      谢谢您的问题,请关注分享后刘老师回答网友提问的环节。

      137****6656 :
      我是一名中文系学生,目前有跨专业就读俄罗斯文学专业的意向,对陀氏及其作品中包含的厚重和深刻很喜欢,同时,在俄国本土和在中国,对陀氏的研究深度和方向大概有一些不同,那么我想向老师提问,目前学界对陀氏的研究已经达到怎样的深度了呢?

    • 177****9321 :15:50
      美就是文学,文学是教科书。

    • 189****0607 :15:50
      文学是生活的教科书

    • 156****8626 :15:52
      经典给世人以启迪,这是文学的力量。说的很对,感谢主持人回复。

    • 136****8219 :15:52
      主持人您好:请刘老师讲下俄国文学的特殊性吗?还有怎样发现作品独特性?

    • 199****0069 :15:53
      民族的文学就是世界的文学。俄罗斯人对文学的贡献很大。

    • 151****8521 :15:55
      刘老师不愧是专家,知道好多啊!作家、作品名信手捏来,脱口而出,佩服!

    • 主持人 回复 151****8521 : 15:49
      谢谢您的鼓励,直播间会一直努力给您更好的体验

      151****8521 :
      中国作家网直播视频文学课程很精彩,收获很多!感谢!希望一直直播下去!

    • 主持人 回复 150****1374 : 15:50
      文学正是生活的一部分

      150****1374 :
      文学是俄国人的精神家园,离开文学的俄国人都不会知道怎么生活了,文学被生活化了。这可是大好事。

    • 主持人 回复 156****2103 : 15:50
      今天,我们距离美好很近很近:)

      156****2103 :
      文学让生活更美好,接近文学就无限趋近美好

    • 主持人 回复 137****4507 : 15:51
      谢谢您关注

      137****4507 :
      在世界文学史上,19世纪俄罗斯文学辉煌~谢谢刘老师的分享

    • 151****8521 :15:56
      当下俄国文学似乎没落了?

    • 151****7954 :15:58
      刘老师讲的真好

    • 主持人 回复 158****7099 : 16:00
      文学有文学的责任和担当,这也是她独立于世的意义所在

      158****7099 :
      非常可惜,严肃文学总是会被畅销的通俗文学“取代”,俄国也好,我国也好,基本都在夹缝中生存。虽然这是大势所趋,但我们文学工作者决不可轻易妥协,道德的文学和娱乐的文学。

    • 136****8219 :16:01
      请问主持人:生活文学化,应该怎样理解?谢谢!

    • 主持人 回复 189****0607 : 15:59
      感谢您关注,直播间还将有更多精彩策划,敬请期待

      189****0607 :
      第一次了解俄国文学,刘老师分析的很深入,引人入胜。

    • 137****5269 :16:02
      真是,严肃文学的衰落,我觉得这是一个共同的问题。

    • 151****8521 :16:03
      刘老师知识渊博,条理清晰,逻辑严密,观点通俗易懂,又有代表性,启发人心,表达又流畅。精彩!

    • 主持人 回复 199****0069 : 16:02
      事物发展都有他的高峰和低谷,这是自然规律,文学发展亦如是。

      199****0069 :
      文学在现在的俄罗斯萎靡不振,有名气的作家和有影响的作品在哪里?文学兴旺,人民的幸福指数就高。俄罗斯应当振兴网络文学。

    • 主持人 回复 137****7793 : 16:05
      谢谢您的关注,共同期待文学更美好更光明的未来。

      137****7793 :
      感谢刘老师的分享,帮助我们清楚的了解了俄国文学的发展史,期待俄国文学达到又一次新的高度!

    • 137****5269 :16:06
      谢谢刘老师的讲座,讲座很亲和,听了很受益。

    • 156****8626 :16:07
      真正好的文学作品不应该是喧嚣。作品的好坏还是读者和时间说了算。

    • 133****9300 :16:07
      刘老师引领我们走进了一个文学社区。

    • 133****9300 :16:08
      谢谢老师。

    • 132****0503 :16:08
      谢谢刘老师给我们上课

    • 136****3431 :16:09
      【礼品】

    • 130****8939 :16:09
      非常喜欢普希金的诗,感谢刘老师的分享!

    • 151****8521 :16:09
      普希金是俄国诗歌的太阳啊

    • 188****3900 :16:10
      刘老师,你好。我想请教一下,你认为俄罗斯文学中,最值得我们去品读的是诗歌,还是短篇小说呢?

    • 133****7560 :16:10
      刘老师的课,我需要好好思考。

    • 185****0375 :16:10
      请问刘老师,在当代俄罗斯,文学是变得更纯粹了,还是被赋予了更多非文学的属性呢?

    • 189****9212 :16:11
      刘老师知识渊博,让人陶醉,在俄罗斯文学苑里徜徉,尊崇,致谢!

    • 137****7282 :16:11
      刘老师您好!我是一名在读的俄罗斯文学博士,最近几年关注国内各大学术论坛,发现大家关注焦点大多都在20世纪文学,尤其后现代文学,这是否意味着整个国内学术界研究对19世纪俄国文学的兴趣已经大不如从前了呢?

    • 136****8219 :16:11
      感谢中国作家网提供这样学习和欣赏的平台!

    • 主持人 回复 152****8836 : 16:10
      可以回看:)

      152****8836 :
      可回看吗

    • 主持人 回复 150****7541 : 16:06
      您好,您可以收看回放,精彩不错过

      150****7541 :
      老师好!来晚吗?是不是快结束了。

    • 139****4480 :16:12
      谢谢刘老师,谢谢中国作家网

    • 130****8939 :16:12
      谢谢刘老师给我们讲课,感谢作家网的直播!

    • 185****0375 :16:13
      请问刘老师,当代俄罗斯的文学是更纯粹了还是被赋予了更多其他的属性

    • 主持人 回复 189****9212 : 16:14
      谢谢您的肯定,我们会继续努力

      189****9212 :
      分享,大朵快颐,笔记细致,流畅。谢谢刘老师!

    • 137****5269 :16:15
      谢谢刘老师,您的解答,让我了解到俄罗斯人的多愁善感,对俄罗斯人有了新的了解。谢谢刘老师。

    • 156****8626 :16:17
      再次感谢老师回答关于普希金诗歌的问题。苏俄大家太多了

    • 主持人 回复 139****6391 : 16:17
      谢谢您关注,由于时间限制无法一一回答网友的问题,非常抱歉,请继续关注文学直播间,期待我们继续探讨未尽的问题

      139****6391 :
      还记的考研的时候还读过刘老师的作品,今天有幸能听到直播真是太开心了。现在是高中俄语老师,工作之余喜欢看些俄罗斯文学,刘老师可以建议从哪些作品看起吗?

    • 151****8521 :16:19
      刘老师很认真、细致、耐心。

    • 137****5269 :16:19
      谢谢刘老师对陀思妥耶夫斯基的解读。

    • 主持人 回复 139****0483 : 16:20
      时间限制未能一一回答提问,敬请继续关注文学直播间

      139****0483 :
      刘老师好!您可否谈谈苏联流亡的作家作品呢?谢谢!

    • 132****0503 :16:21
      期待下一次改稿会

    • 151****8521 :16:21
      意犹未尽,期待下一期!

    • 157****7907 :16:22
      谢谢老师!

    • 主持人 回复 151****8521 : 16:21
      下一期是改稿会,欢迎您关注:)

      151****8521 :
      好奇下一期讲什么?

    • 137****4828 :16:26
      感谢刘老师的讲解,收益颇丰

    • 137****4828 :16:26
      感谢刘老师

    • 137****4828 :16:26
      感谢刘老师

    • 137****7282 :16:26
      感谢组织者,意犹未尽啊,感觉刚刚开始就结束了,还想继续听!刘老师讲得太棒了,尤其关于以普希金命名机场的分析,非常深刻!

    • 137****4828 :16:27
      颇有收获,学习俄罗斯语言的,对俄罗斯文学非常感兴趣

    • 主持人 回复 152****8836 : 16:28
      稍安勿躁,好运在招手:)

      152****8836 :
      这环节怎么这么久

    • 主持人 回复 138****7063 : 16:26
      您可以收看回放哦:)

      138****7063 :
      遗憾,下课来已经结束了。

    • 主持人 回复 137****6656 : 16:26
      加油!

      137****6656 :
      想考刘老师的博士了……【憨笑】

    • 主持人 回复 132****0503 : 16:30
      期待与您下期再见:)

      132****0503 :
      再见,期待下一期

    • 主持人 回复 137****5269 : 16:33
      谢谢您关注,期待再见:)

      137****5269 :
      感谢作家网,这个系列讲座搞得真好,期待更多有价值的讲座。也期待下一期改稿会。我觉得这种全民性的公益性的普及,也有些像塑普希金像,感谢作家网的老师,老师们辛苦了。

    •  :

    关闭